快捷搜索:  www.ymwears.cn

当着我面的时候赞美我就行了_200911

骑友,老刘。
 
濒临退休,弄了个副科,然后急忙把位置让出,到后勤了。
 
基本闲职了,也不去上班了。
 
骑车,出勤率几乎百分百了,甚至一天两骑,早上骑,下午骑,最近骑友里出了几个搞露营的,动不动就带着大家去山里露营,还带着卡拉OK,搞上篝火,有时我晚上刷抖音,能刷到N个。
 
这已经是众人眼里的顶级玩家了。
 
竟然能出去露营。
 
能烧烤,能唱歌,载歌载舞……
 
不过,偶尔一起聚餐时,很少有骑友跟我谈这些,因为我已经站在更高的鄙视链了,在破山沟里露营有啥意思?我还在罗布泊露营过,几大无人区都挑战过,半夜还有野生动物围我们转呢,它们被我们吓的要命,我们扔肉给它们,让它们走近点,便于我们拍照。
 
老刘找我帮忙。
 
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他娘生了病,顶多还有一两年的活头,最终肯定要死在老房子里,房子多年不住人了,已经不行了,想重新翻盖一下,到时回去办丧事的,这叫叶落归根,你看县城小区很少有丧事,就是这个原因,大家一定要回村死。
 
邻居的房子地基都起的比较高,老刘想把地基跟他们齐平,需要垫土,现在各地查的紧,卖土的都很谨慎,当然想买还是能买到,只是一般人不知道去哪买,找谁买,他让我帮着问问,大约需要七八车,那种大的自卸车。
 
抖音上很多愣头青,昨天我还在抖音上刷到一个收土的,拍了半麻袋现金,还特别说明,黑料不收,这种让他老板看到了,一顿能打死,不知道天高地厚,跟偷了金砖发朋友圈是一回事。
 
黑料不收,你收啥?
 
老刘对我很不错,例如我送了他骑行服,他会单独请我吃顿饭,说一些感恩的话,这对于我而言,就是莫大的欣慰,有来有往,而且在他的工作范畴,没少麻烦他。
 
何况,与老人有关的事,咱还是需要用点心。
 
我让他发老家房子坐标给我,我看看距离多远,若是近,我就直接让我哥从我们那边给发几车过去,但是需要确定村子街道的宽度,电线的高度,以及有没有交警执勤口……
 
不到20公里,有个什么好处呢?
 
有条公路正在施工,没通车,但是可以借道通行,能绕开主路,最大的问题是老刘的村子有限宽限高,最初的想法是让他协商一下村长,看看能不能临时撤销一下,这个也不难,用推土机一推就可以了,就是两个水泥墩子。
 
老刘带我实地看了看。
 
我觉得,没必要协商,这个村是个山村,在山脚下,村子整体是倾斜的,北高南低,街道也是弯弯曲曲,大车勉强能过,但是要拆不少线,电话线、有线电视之类的……
 
我问老刘,我给拉到村口,找个空闲地,你找个车再倒进去可以不?
 
他说,可以。
 
因为我答应了这个事,我哥把我嗷嗷了一顿,两个原因:
 
第一、普通土,我们有的是,这种做地基的三合土,我们是有成本的。
 
第二、车队不是我们的,我们要支付费用。
 
最主要的是什么,我哥觉得,你付出了很多很多,对方不知道这些东西值多少钱,可能觉得不过是几车土,有的是。
 
他是心疼我。
 
他嗷嗷归嗷嗷,我答应了的事,他肯定会帮我执行到位。
 
回程,老刘在联系他村的堂兄弟,想让找个农用车,找几个人,把土倒腾过去……
 
我一听,你这真是个外行。
 
这么多土,你找人工装卸?
 
几天你也干不完!
 
老刘挂了电话。
 
我说,你别找了,帮忙帮到底,我给找个装载车和五征自卸过去,一上午就干完了。
 
老刘说,钱我来出。
 
我说,不用。
 
约定了时间,我觉得既然是帮人,一定要把每个细节做好,包括跟车,别上去就让交警摁住了,彼此都尴尬,这里面也是大学问,我们常走的线路都是畅通的,但是到下面乡镇,我们就成了肥肉。
 
最初我的想法是找一两个车,拉一上午。
 
我哥说,那不是找死吗?等着被举报被抓啊?要几车找几个车,一次拉完。
 
在我们这边装车时,我特意赶过去了,我哥也在,他说:你早上不是写文章吗?你跑来干什么?
 
我说,我要安全的给人家送过去。
 
他说,你快回去吧,这些事你不行,我保证给弄的好好的,别说弄个地基了,他那两间破屋,要是咱给弄,两天就盖起来了,费那个屌劲。
 
我哥让我把老刘电话给他。
 
我给他了,然后回家了。
 
上午11点左右,我哥给我打电话:弄完了。
 
我问,倒进去了?
 
他说,倒什么倒?你们一群笨蛋,从空地直接就能转到他们村后面,离那房子也就是100米,装载机直接就给倒过去了,很简单,指望你们干点活,完蛋了。(等于临时修了一条路,绕到村后了,压的地也不要紧,已经秋收完了,事后用挖掘机给松一下土就可以了。)
 
我问,老刘没送你两条烟?
 
他说,给钱,我没要,不知道装了几千块钱,在一个信封里,我直接扔给他了,我说你捣鼓这些的话,我就再拉回去。以后可别答应这些事,咱自己的事你也没这么用心过,兴师动众的……
 
我说,上次,分户,我就是找的他,当时不是划定拆迁区了,不允许分户了,他跟我一起去分的。
 
他说,分了也没屌用,多赔你钱了吗?
 
我说,我不是因为拆迁而分的,而是因为孩子上学。
 
他说,人倒不错,挺幽默的。
 
我说,好人一个。
 
完!
 
事后,老刘多次邀请我,非要请我们兄弟俩吃饭。
 
不是我忙,就是我哥忙。
 
主要是想拖延一下,若是接着被宴请,肯定他会准备重礼,把这个人情就还了,凡是当过芝麻官的人,都不会占别人便宜的,这个道理他是非常明白的,所以不用担心咱吃了亏之类的。
 
又一天中午,他非要请我吃水饺。
 
我问,有美女不?
 
他说,没有。
 
我说,没有美女,俩大老爷们吃什么饭?
 
他说,那我去找。
 
我问,找谁?
 
他说,梦蕾。
 
我问,谁是梦蕾?
 
他说,也是骑车的,早上骑。
 
我问,漂亮不?
 
他说,我觉得比较有女人味。
 
我问,我见过没?
 
他说,应该没有。
 
我说,一个不行,你再找个。
 
他说,年轻的我认识的少,咱是老头了,还有一个是做房产销售的,我们原来住的房子她帮着出租,我问问她出来不。
 
我说,行。
 
他约我的时候,已经接近12点了。
 
凡是社会活动密集的江湖人士,基本都有饭局了,结果很遗憾的答复我:都没有时间,下次我提前预约。
 
我说,那不吃了,跟老头,我吃不下饭。
 
他说,那好吧。
 
这一页就翻过了,过了一段时间,老刘送了我个锅,九阳的蒸汽加热电饭锅,我一看是国产的,直接给放到角落里了,电饭锅我们都是用日本的,这种国产的最终就当了随手礼,我问老刘上哪贪污的?因为从箱子的褶皱来看,这个锅流转过几次了,老刘说不是贪污的,是XX城开业的时候,老板请他们去站台,送的。
 
同事定期会收拾这些礼物。
 
同事给我发了个信息:这个锅是给嫂子还是放仓库?
 
我说,放仓库。
 
同事说,这个锅很贵,3000多块钱。
 
我问,真的?
 
她说,是的,我刚查的。
 
我说,那给嫂子吧。
 
拿给我媳妇,我媳妇也没看上,嫌是九阳的,不上档次,又让我从家里拿到仓库了,以后有人搬家之类的,再送出去。
 
我很好奇,梦蕾是谁?
 
按理说,老刘是比较正经的,至少表面上是,他都能评价很有女人味的女人,到底有什么味?
 
我联系了少妇收割机。
 
又高又帅又富的收割机,骑车不咋地,泡妞是有一套,一天在外面吃三顿,从早餐就开始请客,生意也做的很好,众人一提起他,就一个评价,一个离了女人不能活的男人,目标就一个,找女人,也不挑。
 
我问他,你认识梦蕾不?
 
他说,认识,一起吃过两次饭。
 
我说,那白搭了,你吃过饭,就剩不下。
 
他说,这个,真没有,谁有谁死一户口本。
 
我问,漂亮不?
 
他说,不能说漂亮,很有气质。
 
我问,干什么的?
 
他说,之前在青岛做形体培训的,回来没多久,家是这里的。
 
我问,咋还没搞到手?
 
他说,这个不能硬来,需要慢慢培养,真的很有味道,交际能力也很强,拜老宋为师了,喊孙医生叫表哥,反正早上骑车的那一群,完全乱了方阵。
 
我问,天天骑吗?
 
他说,很少。
 
我说,下次骑喊着我。
 
他说,你是嫌那群老头恨你恨轻了,现在他们聊天,对你没有一句正面评价。
 
我说,没事,当着我面的时候赞美我就行了。
 
越发的好奇了。
 
还有这么一号人物?我咋反应这么迟钝?我咋不知道呢?当然,也跟我很久不骑车有关,现在太忙了。
 
谭总,也是我骑友,年龄比较大了,大孙子都上五年级了,做食品深加工的,以蒜类为主,主要是保健概念,例如大蒜提取物、黑蒜。
 
谭总跟我走的很近,特别是前两年,他听说总有高人到我这边来看书,包括一些当过省长的作家,他觉得我的能量可能超乎想象,总给我洗脑,让我跟他合伙,合伙干什么?(其实他不知道我是个草包)
 
他认为,保健品的唯一出路,就是直销。
 
与品质无关,与定位无关,只要能拿到直销牌照,就能平步青云了,不管你有没有效,都能给你吹出效果,你只负责拿牌照,剩下的全交给天意。
 
而且,未来,直销牌照的审批会下放,例如放到省级。
 
也就是说,以后,拿个直销牌照就跟做个微商品牌一样简单,微商为什么能起来的如此之快?
 
说白了,就是没有牌照的直销。
 
这些日子,你看各地都有查微商大品牌的,然后一群人出来反对,反对的理由是什么?中国有近5000万的家庭主妇是从事微商,你这不是要革她们的命吗?而且查这些大品牌的多是四五线城市,都想把这个当肥肉吞了。
 
龚文祥最近天天在呼吁,意思是国家应该制止各地查微商。
 
国家都在鼓励就业,你们咋就非反着干呢?
 
谭总的梦想,就是有生之年,拿到直销牌照,虽然人人反感直销,但是企业人是最喜欢直销的,等于解决了销售终端问题,这几年,民营、国外直销品牌在逐步退出舞台,未来的直销主力军是什么?
 
国营企业。
 
有钱,咱为什么不让自己赚?
 
而且,做直销的也喜欢,第一句就是:咱这个是国企。
 
不用看远了,山东现在做的火热的直销品牌,全是这一类,有大品牌背书,也就是鲁能下面没有医药公司,若有,也肯定拿到直销牌照了,那么大家在推广时更有力度了,你看鲁能是国企吧?下面还有足球队。
 
我跟谭总讲,等咱这些小县城的非知名品牌都能拿到直销牌照时,直销已经烂大街了,肉多狼少,有的是东西,没人给卖了。
 
微商,现在不就是这个局面吗?
 
你想做微商,可供你选择的太多了。
 
什么营销方式也比不过人传人,这个就是标准的星星之火可燎原。
 
谭总呢,家庭经营的很好。
 
但是,也好色。
 
我们骑友里曾经有个叫小豆豆的,江苏人跟人私奔到我们这边来的,私奔后这个男人又变心了,她也没回去,在这边扎根了,小豆豆也是把男骑友们骑了一圈,我曾经提醒过谭总,这个不能骑,太乱了。
 
谭总说,公交车咱都坐,何况这个不比公交车强多了?
 
谭总在研究新的营销方式,说是认识了金乡一个小伙子,电商做的非常好,也是种蒜大户,他们是客户关系,小伙子要来,让我一起去听听。
 
谭总的工厂在乡下。
 
他在乡下等着。
 
谭总给我发信息:下午你过来的时候,顺便接上梦蕾。
 
我问,哪个梦蕾?
 
他说,你不认识吗?骑车的。
 
我说,不认识。
 
他说,那我把你电话给她,让她联系你,她最近总跟我讲,要跟我学点东西,那我就带带她,让她从一些人脉关系学起。
 
我问,你见过没?
 
他说,见过,一起骑过几次车,但是是最近才加的微信,聊的比较多。
 
我说,好的,我给办的妥妥的。
 
没一会,梦蕾给我打电话了,青岛口音,手机尾数是6666,问我在什么位置,她会在约定的时间找我。
 
我说,谭总让2点到,那我1点多点过去接您。
 
她说,那提前联系我。
 
我说,可以的。
 
加了我微信。
 
她一加我微信,我总觉得好熟悉。
 
我就问,是不是之前我有您微信?
 
她说,是的,但是不知道怎么加的了。
 
我说,我是谭总的司机。
 
她给我发了位置……
 
我的直觉是这个女的骑了没几次车,但是社交活动频繁,若是骑的时间长,肯定认识我,至少听说过,我翻了翻她的朋友圈,也没有发过骑车相关的照片。
 
我开埃尔法过去接她。
 
在门口等了10多分钟,出来了,的确很有气质,没有风尘味,有女人味,一上车,刚喷过香水,口红也是刚涂过的,小高跟鞋,大开大合的裙子,露一半的背。
 
她坐副驾驶。
 
我突然觉得不合适,若是让谭总看到了,他会觉得我提前下手了,还有就是监控能拍到,若是有违章之类的,容易引出话题,毕竟车不是我的。
 
我说,梦老师,您坐后面吧,前面太晒了。
 
她说,好。
 
一路没怎么说话。
 
到了目的地,谭总亲自迎出来了。
 
握了握手,谭总跟梦蕾说,第一次见你穿衣服。
 
是玩笑话,意思是过去见的都穿着骑行服。
 
梦蕾问,漂亮不?
 
谭总说,岂止是漂亮。
 
我当时就在想,这的确是个高手,你看,最近三个男人跟我联系,都跟她有单线联系,我这还扮演了谭总的司机。
 
这女的应该进入骑行圈没几天,她对我完全陌生,至少是在我没骑车的这段日子才进的骑行圈。
 
谭总给梦蕾介绍:这是董老师,你记得骑行群里,群主发了一个开着皮卡去无人区的青年不?就是他,他光那样的车有五六辆,很低调,但是这个人只适合当面了解,若是背后了解,全是绯闻。
 
梦蕾第一次跟我握手:董老师,您主要做哪一块?
 
谭总说,这个以后慢慢给你讲,很神奇。
 
我说,我是开书店的。
 
谭总问,之前你没去过他书店?
 
我说,刚认识。
 
谭总问,真的刚认识?别说漏了嘴。
 
我说,真的刚认识。
 
梦蕾说,是的。
 
金乡小伙已经在了,也是个80后,比我小4岁,很有气场,搞农业的,主要是三类,大蒜、地瓜、小米。
 
主要在网上卖。
 
谭总让我跟小伙聊聊,我没兴趣,因为这些玩意在我看来小儿科了,都属于不上档次的系列,特别是小伙提到,他的主要焦点是小米,我心想,山东就不是小米主产区,小米主产区是赤峰,最有名的是山西小米。
 
我跟谭总说,你也别介绍我,你们聊,我当你的助理,让梦蕾老师旁听,可以不?
 
可以。
 
谭总问,今年种了多少小米?
 
小伙说,100亩。
 
谭总问,利润大约有多少?
 
小伙说,30万左右。
 
谭总问,纯的?
 
小伙说,是的。
 
谭总问,那你的小米有什么卖点?
 
小伙说,咱这个是真的绿色无污染的,连除草剂都不打。
 
谭总问,就是任草疯长?
 
小伙说,是的。
 
谭总问,如何防鸟?
 
小伙说,鸟吃是吃不了多少的,主要是破坏,特别是临近成熟时,小鸟在里面一扑腾,就损伤一大片,我都是提前种两亩早熟的,就是喂鸟的,随意吃。
 
谭总问,小米要想好吃,核心是什么?
 
小伙说,咱这边大部分谷物都是夏茬,而我们是春茬,就是一年只种一茬地,那么成长周期足够长,还有就是筛选问题,最终筛选到的标准就是免淘,连有色差的米粒筛过了,就是你把一包米打开,全是一样大小一样颜色的。
 
谭总问,卖多少钱一斤?
 
小伙说,15。
 
谭总问,别人为什么买你的,不买别人的?
 
小伙说,咱的维度有优势,正好能在中秋前上市,主要是礼品市场,而山西的、内蒙古的,都不具有这个优势,我的核心渠道就是中秋。(能在中秋前上市的小米只有河南、山东种植区)
 
我插了一句,小米有这么大的市场吗?
 
小伙说,有,山西的那家,年产值10个亿。
 
我做小天使投资时,投过一个做赤峰的小米,当时我投她的原因是她在北京工作,银行总部,学历又高,顺便做这个,我觉得素质可以,至于她卖小米,我觉得是铁定赔的,小米谁稀罕?
 
听小伙这么一分析,觉得是自己幼稚了,原来这么大的市场。
 
我问,小米的成本是多少钱一斤?
 
他说,种植成本是2元。
 
我问,若是你从农户手里收呢?
 
他说,4元。
 
我问,未来的主要趋势,是不是合作社的方式?
 
他说,是的,就是我们卖的是品牌+标准,未来的农业就是品牌农业,客户今年买你的,明年还买你的,你现在送月饼大家未必吃,但是送小米一定吃,老年人越来越多,婴幼儿辅食,还有就是小米一直都是滋补概念。
 
他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品牌。
 
有潜力。
 
我问,小米怕重茬吗?
 
他说,怕,最多种三年,所以我现在是三季倒着种,一年大蒜,一年蜜薯,一年小米。
 
我问,蜜薯市场大吗?
 
他说,大,一是烘焙市场兴起了,大家都有烤箱。二是网红带货兴起了。
 
我问,你种小米,一亩地能看多少利润?
 
他说,3千。
 
我说,也就是说,未来你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你的品牌。
 
他说,是的。
 
我看了看梦蕾,她听着听着快睡着了,说明,她压根没有想学习的心,可能这是她认识谭总的一个话术。
 
我问了问小伙的快递量,如何卖的,谁给卖的。
 
跟他聊这些,是想从只言片语里找破绽,看看是真是假,另外去看看他的天猫店,是否真的有这么多的销量……
 
有夸张的成分,但是价格没有出入。
 
的确是15一斤。
 
若是算上包装,应该是20元一斤。
 
当时我就在想,若是我搞上100亩地卖小米,那更轻松了,我都不需要找别人帮我卖,我自己就卖了,一年卖不了卖两年。
 
而且还有了新的抖音题材。
 
每天去田野里转转,看,这一片都是我的江山。
 
只是利润不大可观,才赚30万。(谷物现在是全机械)
 
这里面有个很大的问题:若是自己没有影响力,小米最终就是4块钱一斤,能卖15元是需要绝对的说服力的,要么是品牌说服力,要么是自带光环,小伙这个是怎么做到的?当地把他包装成了农业电商带头人,连BOSS都亲自下直播给他带货。
 
当然,若是我做,不存在这个问题。
 
我可以直接卖20元一斤。
 
没啥。
 
小伙给谭总提了一些电商推广思路,想让网红过来带货,带什么?
 
甜蒜。
 
这个谭总是不乐意的,谭总是希望能带保健品系列,例如黑蒜,之前他送过我很多,我总觉得这玩意仿佛已经烂了,太丑,没吃。
 
小伙认为,保健品是不适合带货的,平台也不允许,但是带一些最初级的,例如可以下饭下菜的甜蒜,例如9块9包邮5斤,那肯定能带动。
 
这个话题,他们继续聊,我没参与。
 
因为,我觉得谭总的产品都不适合带货,从谭总的态度也可以看出,他总打断小伙,意思是下次再谈,他想继续谈谈小米。
 
去洗手间时,谭总也跟我讲:今天最大的收获就是,原来品牌农业有这么大的威力?咱也可以搞上几百亩试试……
 
他说的咱,是指他来种,我来卖。
 
留金乡小伙吃饭,他不吃,说晚上赶回去,他这次来不是为了分享农业知识,而是他想让谭总给他做蜜薯包装,去皮、切块,然后用塑料袋包装,就用甜蒜生产线就可以,打的概念就是放在粥里的,我们俗话说的地瓜饭。
 
谭总也是这么答复的:研究研究再说。
 
谭总心思不在生意身上了,都在梦蕾身上。
 
小伙走后,谭总也不自己开车了,让我拉着他和梦蕾,回城,聊天尺度越来越大,梦蕾也配合,谭总突然来了一句:我们三个人的感情可容不得第四个人,你若是外面还有人,就提前断了。
 
梦蕾说,好。
 
谭总说,我多给你介绍客户。
 
我问,梦总是做什么的?
 
梦蕾说,我不姓梦,我叫吕梦蕾。
 
我说,应该不是户口本的名字。
 
她问,你咋知道的?
 
我说,应该是参加培训后改的。(我天天跟人打交道,见怪不怪了,30来岁的人若是农村出身,很难起个时尚名,所以遇到好听的名字我总喜欢问一句:是身份证上的名字吗?大部分都回答,不是,不是,我自己改的。)
 
她说,是的。
 
我问,您是做什么的?
 
她说,我现在做安然,主要是一款针对老年人的血管类产品,高血压、冠心病、静脉曲张。(直销)
 
谭总说,我腿上的静脉曲张现在少了不少。
 
我问,治阳痿不?
 
梦蕾噗嗤笑了,笑了一会说,说真的,阳痿的根本就是血管原因,咱这个反馈特别好。
 
我说,也不能效果太好,否则没法骑车了。
 
谭总问,梦蕾,你老公管的紧不?
 
梦蕾说,你猜。
 
谭总说,肯定不紧,看你到处喝酒。
 
梦蕾说,相互信任,互不干涉。
 
我问,是第几个老公?
 
梦蕾说,第一个。
 
我说,那要加油。
 
我挨着一一送下,到梦蕾工作室时,她让我上去坐坐,了解一下产品,我发现有很多凳子,20来个,应该是听课用的。
 
我问,是不是很多骑友来听课?
 
她说,是的,咱这边定期有保健培训。
 
我说,下次喊着我。
 
她说,那可是蓬荜生辉。
 
我溜达了一圈,看到了企业文化墙,每周都有个小合影,全是熟悉的面孔,我不由的感叹,这是一个超级高手。
 
可能,谁都没得到过她。
 
但是,都来听课了。
 
晚上,我在微信上问她,能做我女朋友吗?
 
她说,那是我的荣幸,大才子,需要什么仪式吗?
 
我说,叫声老公。
 
她说,还不如叫董郎,对不?董郎。
 
我说,谢谢娘子。
 
快10点了,谭总给我打电话,我都能感受到他一脸桃花,说今天特别开心,感谢弟弟给捧场,说不能急,太急了容易吓跑人家,下次再一起吃饭,让我陪着,再唱歌,慢慢来,说今天为什么组这个局?就是让她知道,咱是干实事的,有自己产业的,不是那些屌丝骑友能相提并论的。
 
对!
 
过几天,我准备约梦蕾去我工地看看。
 
看,这一片,都是我的。
 
这些,看似都是杜撰的,其实就是真实发生在我身上的,若是有我微信,应该看过我的朋友圈,我都是全程直播,去接美女了,去送美女了,是在整个扮演过程中,我都觉得很有戏剧性。
 
男人在追逐女人方面。
 
永远是青涩的、幼稚的、可爱的、醋醋的。
 
顶级高手会怎么对付众男人?
 
仿佛,我是你的人,你随时可以推倒我,我也愿意被你推倒。
 
只是,还没来得及给你一个推倒的机会。
 
哈哈,董郎!
 
懂懂日记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