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www.ymwears.cn

认可它是今天最大的杠杆_200915

项目经理姓袁。
 
我哥的一个表舅子,就是我嫂子的表弟。
 
89年的。
 
赚不赚钱不说,二手大路虎开上了。
 
肚子也起来了。
 
有点土老板的样子了,一天比一天胖,更巧的是,前天我去加油,排队结账,就一个工作人员忙不过来,要排很久的队,我旁边有个插队的,感觉很壮实,还戴个帽子,夹个小包,在看手机,我们是排成了一队,他是径直走向了前台,独成一队。
 
我没认出来。
 
他是嫌排队麻烦,充卡,自己去加。
 
小皮包拉开,里面现金至少2万元,数出1千,摆在前台那里。
 
一直到他回头,我才认出来。
 
他急忙打招呼,问我是几号枪,他一起帮我付了。
 
我说,不用。
 
他说,什么不用,顺手的事。
 
他硬帮我结了,平时我能加1000元,这次只加了200元,因为我拉着BOSS,BOSS去下乡,不可能在加油站耗费太多时间。
 
出门后,我找现金给他。
 
他死活不要。
 
我说,几天不见,你咋胖成这样了?
 
他说,草他娘,伺候月子把我伺候胖了。
 
我问,哪天生的?
 
他说,8月29。
 
我问,咋没说声?
 
他说,草,又是个闺女,满月的时候,一起坐坐。(三胎都是闺女)
 
我问,你一会去工地不?
 
他说,去。
 
我说,那你一会过去找个人收拾一下,打扫打扫卫生,我陪BOSS去下乡,下完后我带着去咱工地看看,到时你给介绍介绍,中午一起吃饭。
 
他说,行。
 
我说,你去附近集上看看,有没有新鲜的地瓜、花生、玉米之类的,若有,买上一尼龙袋,到时候当随手礼的。
 
他说,什么时候了,还有玉米?
 
我说,花生、地瓜都可以,要新鲜的,找个干净点的袋子。
 
他说,行。
 
我说,那天我还跟咱哥说,咋不见你了,他说你回去起果子去了。(起果子就是秋收的意思,北方工地每到秋收都会放假)
 
BOSS可能等的时间有点长,已经下车了,在看自动洗车。
 
BOSS说,这玩意挺有意思的。
 
我问,你体验过没?
 
他说,没。
 
我说,那咱耽误两分钟,我带你体验体验。
 
他说,好。
 
这玩意很简单,把车开上去,挂空挡,别踩刹车别拉手刹,自动就牵引过去了,BOSS还拍了个小视频,我说若是太好的车子,不要轻易来体验,伤车漆,咱这个不要紧,我贴了车衣。
 
出来后,有两个人要把车子给擦一遍。
 
我顺便给工地上的会计发了个信息,让拿200元给小袁,我给他他可能不要,会计给他他就要了,我若是真忘记了,他会当个心事,别看他皮包里那么多现金,仿佛花不完……
 
路上,我咨询了BOSS关于农业补贴和扶贫贷款的事。
 
他直接摆了摆手。
 
就问了我一句:若是真是个馅饼,光下面乡镇上那些领导的七大姑八大姨就抢光了,咋可能轮到你?有本事就自己赚点,没本事就别惦记这些。
 
给了一个终极定义: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 
我谈了一个想法,若是承包大片的优质农田,种小米如何?
 
BOSS说,若是表演用,可以,若是真的指望收了小米去卖钱?白搭,你若是完全机械化,需要你上万亩的种植,一套像样的稻谷类全自动机械要上百万,若是你种100亩,那么亩均光机械投入就是1万元,若是你不用机械,用人工,你知道人工成本有多高吗?若是真想进军米业,最初就种个五六十亩,当基地试验田,表演用的,然后收稻谷做加工,然后由后续产业链往前推,最初是粮食贩子,逐步自己种植,也不是在山东种植,而是去东北、内蒙古、新疆、甘肃,因为那里土地肥沃、平整,关键是便宜,但是再便宜在国际上也没有竞争力。
 
我问,贸易战会不会倒逼农业改革?
 
他说,很难,因为土地历史遗留问题太多,错综复杂,已经解不开了,只能让时间去淡化这些矛盾,在大家普遍把土地定位成鸡肋时,改革自然而然就来了,例如你们全家进城了,还在意家里那点地吗?你会种吗?
 
我说,我肯定不会。
 
他说,现在的土地,不生金,因为国际化最直接的贸易就是粮食,粮食出口国又一分为二,超级现代的农业大国,例如美国、加拿大,他们全机械化,成本低、产量高,例如越南、泰国、柬埔寨,他们全人工,但是人力成本低,出口价也低,拿小麦举例,我们国产成本是2300元一吨,而进口小麦的到岸价呢?才2000元一吨,也就是说,现在国内的人力成本和土地成本决定了,不管你怎么种,在进口粮食面前都没有任何价格竞争力。
 
我问,水果种植呢?
 
他说,水果会越来越便宜的。
 
期间,聊到了一个老师,这个人比我略大几岁,第一学历就是本科,这个老师姓马,为什么聊到了他呢?是马老师搞了个葡萄庄园,用BOSS的定义也是表演用的,肯定找过他,说是送了他两瓶酒。
 
我说,别是他自己灌装的就行。
 
BOSS说,不是,说是他去参加红酒展会时同行送的品鉴酒,他说口感很不错,让我尝尝。
 
我说,他现在自己上了灌装线,一瓶成本应该控制在5块钱。
 
他说,也是个能人。
 
我说,他就是标准的你说的倒推模式,最初做淘宝,那个时候真的卖进口酒,也从刘胜那边拿酒,后来是做拼多多,从烟台那边拉灌装的进口酒,一瓶零售价已经在20元左右了,后来想继续做低进口红酒,自己上生产线自己生产,进口红酒在网上销售,就一个竞争力,便宜,不管你是怎么装的,只要是进口红酒+低价策略,天天用的卡车发货。
 
他问,你做的好好的,咋不干了?
 
我说,我觉得没有挑战性,没意思。
 
他问,从你的专业角度来讲,这些自己灌装的和进口的,卫生标准、口感差别,有多大区别?
 
我说,正规生产线,符合出厂和检测标准的,都是卫生的、标准的,口感差别是这样的,越是差酒,入口越顺越香,这东西跟香水一样,香水分前端、中端、后端,红酒也是如此,为什么要醒一醒?就是让层次出来,其实大部分酒都不需要醒,开瓶即巅峰,一醒反而没味了,单纯从口感的柔顺度而言,这些零售10到20元的进口红酒,越好喝,真正那些列级庄的大酒,反而入口不是那么柔顺,这些低端进口酒还有一个重要的消费渠道,就是各地的夜场,他们觉得从拼多多上买比从酒贩子手里买还便宜,到夜场就可以标298元一瓶了。
 
他问,最近咋迷上了农业?
 
我说,我有货车情结,也有农庄情结,总觉得开个货车去拉庄稼,很有感觉。
 
他说,那去帮农民拉就是了。
 
我说,不是一样的感觉。
 
他问,就像马老师这种,一年能赚100万吧?
 
我说,不止。
 
他问,类似的,这个级别的,新形式创收的年轻人,在本地能找出多少个?就是年利润百万以上的。
 
我说,这东西,太多大鱼是悄无声息的,不为人知的,单纯的能浮在表面上,偶尔能建立链接的,包括做微商的、拼多多的、淘宝的、抖音的、快手的,我觉得符合标准的至少能找出百多个。
 
他问,这些人,会不会也带着亲戚朋友一起发展呢?
 
我说,最初都会,就是有拯救世界的使命,先从亲戚朋友开始,然后是拉同学、同事,后来基本都放弃了,你也知道,咱这边大部分人虽然上网,但是仅仅局限于娱乐,真的能“信任”互联网的人太少,所以后来基本都是全国合作,例如我做的很好的那个车友,他的核心成员都是来自全国各地,有很多是大学一毕业就来工作了,本地人反而用的很少。
 
他问,你有没有拉身边人学写文章之类的?
 
我说,之前,偶尔遇到很出色的师妹,文笔很好,颜值很高,情商也可以,就是怎么看都觉得有具备成名的先决条件,她也信,试过一段时间,放弃了,反而会很生气,觉得被我吊高了胃口,原本当个老师就很好,想什么不切实际的事,所以我现在基本不劝人,这两年唯一劝的一个,就是我骑友里一个做直销的,很年轻,但是已经一身风尘气了,她说把我当朋友,我就劝了她两句,意思是换个赛道吧,以你的能力,做点什么都比干这个强,不要谈合不合法,在县城里,所有的直销都是传销化,因为圈子不断给她洗脑,那么外人很难再给她洗回来,前几天有人在我文章下面回复问了我一个问题:干玫琳凯15年了,一直不赚钱,是否继续?
 
他说,你洗不了她。
 
我说,是的,后来跟我恼羞成怒了,认为我侮辱她,可能是嫌我说的狠了,我说她做业务的方式是鸡窝化,就是只要你愿意成客户,怎么都行。
 
他说,应该去尊重她的生命轨迹。
 
我说,我就是闲的。
 
他说,心是好心。
 
我说,既没有拯救她,反而让她更坚定了信心,意思是一定要做出点成绩给我看看,县城直销有两大特点,一是传销化,二是公务员化,特别是退休的公务员,真是一个传一个,全搞这个,一开会就仿佛回到了过去,而且一个个在酒桌上高谈阔论,指点江山,仿佛自己依然在位。
 
他说,的确是。
 
我说,有些时候,我只是心急,急的不是他们在干什么行业,而是他们都如此的年轻,却没有接上互联网这根最有效的信息渠道,人与人的差距是什么?就是自我纠错能力,纠错不是性格也不是品德,而是你获取信息的渠道以及级别,有如此先进、前卫的渠道不用,还依然回到酒桌、朋友圈,你看我哥,比我大一点点,基本同龄人,他对电脑、手机,基本就是白痴,我让他发个位置给我,他都要研究半天,一遇到争论就急眼,他信息太闭塞,那么判断就会极端,后来我们就立下了规矩,大的决策,哪怕我错了,你也别说话,他内心不服,但是他很尊重我,因为他觉得我弟弟怎么也是读书多,见识多,比自己强。
 
他说,前些日子我看了本书,是关于知青下乡的,有点类似《拯救大兵瑞恩》,一个都不能少,那个地方,有上海知青800人、天津知青2200人。后来恢复政策大家都返城了,还有一个女生没有走。几个上海男知青回去找她,她已经跟当地农民结婚,生了三个孩子,她不想回城了,那几个男生下决心带她走。
 
我说,我去青海原子城的时候,看了部纪录片,讲述这些大学生最终的发展轨迹,当初多是北京、上海的大学生,等原子弹试验成功后,他们又被分配到了各地军工厂,四川、河南,能回上海的都很少。
 
他说,那部小说《飘》,拍成了《乱世佳人》,其实是弱化了小说的价值,在乱世中,爱情不当饭吃,这部小说真正值得品味的,是主人公瑞德巴特勒的投资理念,能在乱世中存活下来,那需要的是真本事,顺势而为。
 
我说,今天的贸易战,也是有很多机会的。
 
他说,一定的。
 
我说,我那个车友,做藏酒的,也是搞电商的,前天很兴奋的给我打电话,让我把日本读者的联系方式共享给他,我在日本有21个联系比较密切的读者,他要干什么呢?他是看了新闻,英国跟日本达成了0关税协议,那么从日本购买威士忌就会格外的便宜,可以先储存在日本,也可以让做代购的陆续给发过来,远比过去的购买成本低。
 
他问,威士忌是不是比茅台有潜力?
 
我说,威士忌是全球的茅台,茅台是中国的茅台,今天县城很多酒场也开始喝威士忌了,两大流行风,喝威士忌,打掼蛋,说是从江浙一带流传过来的,贵族扑克。
 
他说,我见他们有打的。
 
我说,山东的扑克需要的人数太多,够级需要6个人,保皇需要5个人,现在节奏这么快,凑这么多人太难了,只有老头老太才玩这些。
 
他说,那天我刷抖音刷到你了。
 
我说,我现在抖音起点还是有点高,就是一开始玩就是上万的播放量,数百个点赞,这样会缺少挑战性,我觉得应该跟写文章一样,从一天几个人关注开始玩起,慢慢的熬出来,这是一个不断自我修正的过程,我没有定位成娱乐,而是定位成了审美,我认为美的图片,美的文字,同时对品味有那么一点点的要求,逐步的积累起来自己的粉丝,而不是拍个段子让大家疯狂的关注,那个咱玩不了,上次有个读者过来,我跟她讲,你把这个事定位上十年,然后每天拍一点书摘,就是你看的书,划一个段落,她现在20多万粉丝了,稳步增长,一定要慢节奏去竞争,这样才有核心竞争力,总是希望突然火的那种,定位就出了问题。
 
他说,我看同城的那些,前几十名,基本全是女的。
 
我说,而且就一个类型,奶子大,最好有西瓜那么大,除了这个类型的,县城人想火,太难了,因为所有的才华都是全国海选,最终只剩一个竞争力了,性暗示,我也没奶子,也没六块腹肌,但是我觉得我审美还不错,那我就选自己的赛道,当然我也可以去每天找本书,弄个书摘,我还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哪怕一天换一本书,光我自己书店的书读十年没问题,但是我没兴趣,觉得太LOW了。
 
下乡很顺利,农户也在。
 
该问的问了,该说的说了,合了影,上传到系统上。
 
回。
 
我说,到饭点了,到我那边看看吧,正好路过。
 
他问,绕路不?
 
我说,不绕,正好带你体验一下越野。
 
刚下过雨,到处都是泥巴。
 
我开的也快,一蹦一蹦的。
 
他问,你们去无人区就这样?
 
我说,不是,这个连入门都算不上,那天修车的师傅跟我讲,我的猛禽大梁都弯了,水箱风扇也断了,到处都是毛病,1万公里的新车,修车师傅跟我讲,什么车进了无人区都经不起这个颠簸,关键是动不动飞坡,落差半米的坡我们根本不刹车,直接飞过去,若不是地主家的傻儿子,没这么玩的。
 
他说,也算一种人生体验。
 
我说,这个路吧,我比你颠的轻,因为我提前预判了路面以及油门,我身体已经做了应急预判,你只有被动的,所以搭车去无人区去沙漠的,没有不后悔的,颠的要死。
 
到了铁皮屋。
 
小袁煮的花生。
 
我说,我是让你买了带走的。
 
他说,我知道,这是我多买的,煮点咱自己吃的。
 
BOSS很喜欢吃。
 
我说,咱家就是花生种植大户,一会让小袁去拔点新鲜的。
 
BOSS说,弄个三五斤我煮煮吃就行,多了吃不了浪费。
 
我说,弄十斤吧。
 
BOSS说,主要怕浪费。
 
我说,邻居们分分。
 
BOSS说,看着弄,别太多,没外人。
 
小袁就出去了,我看他在我哥桌上弄文件,待他出去后,我过去看了看,是筹备乡镇建筑公司的申请材料……
 
应该是他自己要弄的,我哥对这个没兴趣。
 
我更没兴趣。
 
乡镇建筑公司,无非就是盖个乡镇厂房、农家院之类的,白搭。
 
BOSS问,今年有没有新业务?
 
我说,济宁那边谈了一个,利润可以,但是要跟我们合作的已经是三级分包了,怕回款不及时,没接,沂源那边有个,已经基本确定了,现在开始围铁皮了,设备年底前入场,差不多能干五个月,这个利润可以,关键是跟我们合作的那个哥们不懂,他纯粹是帮我。
 
他问,你读者?
 
我说,不完全是,算是我车友,当时玩路虎卫士认识的,他跟咱不大一样,咱是白手起家,屌丝逆袭,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,他强媳妇弱,所以媳妇贴的特别紧,那时我们一起玩车经常露宿,他就必须要回去,我就调侃他,男人的境界是啥?要把媳妇驯化,给媳妇洗脑,爱是允许,允许你外面有人,但是只是逢场作戏,有家庭归属就可以了,其实我是调戏他的,他当真了,后来带着媳妇来找我,说,你看人家董哥,外面有女人,嫂子都很支持,你说董哥不顾家吗?不爱嫂子吗?(这是他自己演绎的,我从来没说过我外面有人)
 
他说,你呀,不教人正事。
 
我说,后来呢,他媳妇真被他说服了,他就直接弄了两个家,一边一个,但是他媳妇有要求,就是只能动身不能动心,也不能长时间跟同一个人,而且会问细节,你进了房间后,是你先拥抱的她还是她先拥抱的你?这些是他媳妇跟我讲的,这样的局面维持了没多久,回归家庭了,两个原因,一是他爹知道了,应该是把他教训的不轻。二是有了二胎,现在是标准的好男人了,当时我是先看了招标,就顺便问了他一句,我基本不大求人,他很用心,玩车的这些朋友,能量场都很强,有时聊大G聊宝马摩托车,偶尔也有小争论,例如两款车哪个好,一般都是来一句:两辆我都有,路虎卫士车主往往也是大G车主也是猛禽车主也是宝马摩托车车主,所以你在群上聊这些,总有人会很专业。
 
这里面很多故事,当时媳妇管他管的紧,说要是再这么乱搞下去,她会跟岳父说,他就劝她,你从大学就跟着我,多没意思,你应该也多去体验,找个男人试试什么滋味……
 
她又被说服了,她不好意思问他,就问我,问去哪能找到,后来还给我写信,说想来想去,若是真的想体验出轨的话,董哥是不二人选。
 
咱把利益看的比女人重,他是可以给咱带来财富的,她只能给咱带来危险,肯定不会,只会劝她,睁一个眼闭一个眼吧,他有一点是很好的,就是真的很爱家,包括约定一周两次公粮,就真的两次,不偷懒。
 
上次我跟我哥去找他们,他们设家宴,中间我还问了弟妹一句:后来找到男人出轨没?
 
我哥还踢了我一脚,以为我喝多了。
 
我觉得他们现在的婚姻比新婚的时候还稳定,他基本回归了,这么多年,从上学的时候就没闲着,玩够了,就那么回事,不如把家庭经营好,何况媳妇也不差,琴棋书画都不错,我看朋友圈还天天早晨跑步打卡,他对她的信任也升级了,她在公司做会计。
 
小袁出去转了一圈回来了,过来拿我车钥匙,说给放后面。
 
然后就进来坐下了。
 
我问,要搞建筑公司?
 
他说,现在房产开发基本都到镇级了,县城的建筑公司到下面乡镇没有竞争力,因为镇级对建筑品质要求没那么高,主要对价格要求高,而今天房产行业又普遍需要垫资,而镇级的普遍又没有这个垫资能力。
 
我说,没多大意思。
 
他说,总要自己干点事吧?
 
BOSS说,建筑公司的核心不是建筑,而是首席业务代表,一个乡镇级的房产项目,可能镇长都未必能拉到这个业务,肯定有N多家建筑公司争,全是关系户,单纯的价格低未必获胜。
 
小袁说了几个股东,有原先做建筑公司的,但是一直都是游击队性质,也没注册,在乡镇上也做的比较有名,一个是做配资的,还有就是BOSS谈到的业务代表类的,有一定的社交关系。
 
中午,小袁非要请我们俩吃饭,吃什么呢?
 
工地前面有临时饭店,特色是鲅鱼。
 
我说,不去,老板炒菜太咸。
 
他说,咱去了,能让老板炒吗?我给炒。
 
我问,你会炒菜?
 
他说,俺那亲哥来,我在北京当了五年厨师,戴这么高的帽子了,若不是家里让回来结婚,我现在当厨师长了。
 
到了饭店,真是耀武扬威的,有在单间吃饭的,也是我们村的,硬让他撵出来了,急忙收拾桌子和扫地,让我们俩先坐,然后他去炒菜。
 
被撵出来的人群中有两个,我还要喊舅舅。
 
我站着跟人家聊了会天。
 
问我爹我娘怪好?好长时间不见他们过去了。
 
我说,最近总是下雨,他们的电动车骑不过来了。
 
炒了六个菜,就是家常菜,每个菜都多盛了半份,给我舅舅们的桌上了,炒的还不错,就是环境差了点。
 
凑合吃吧。
 
抱了箱啤酒过来。
 
我们俩都不喝,给倒上,也没喝。
 
他自己喝。
 
我说,你下午回去,不怕查酒驾的?
 
他说,我都是走小路。
 
喝了酒,话就多,口头禅也都是带B的了,在展望未来,非让BOSS当他的人生导师,问菜炒的如何?说自己很少亲自下厨,非让BOSS送他句话。
 
BOSS说,那我就真送了。
 
小袁说,我找个笔记下来。
 
BOSS说,不用,这句话很简单,少跟老家的人打交道,多跟现代人打交道,例如你这个董哥,同龄人就研究同龄人的世界,跟老家人待久了,你就被同化了。
 
小袁说,我一时消化不了,我慢慢琢磨。
 
BOSS说,跟着什么人你就成了什么人,至于建筑公司,我跟你董哥哥是一个观点,不要做,你有这么好的资源,应该是他们干什么,你追上去,咋能倒着走呢?
 
小袁说,咱没读过书,追不上。
 
我说,我经常跟他们讲,你们这个年龄,比我还小七八岁,不管受的文化程度有多高,一定要紧抓互联网,不一定非要在互联网上成就什么事业,而是要把它定位成自己与世界智慧链接的一个接口,有了接口,你就是现代人,没有接口,你就是传统人,那天我在抖音上看了一个装修布线如何处理插座盒,看了以后我觉得若是他是本地的,我不会找第二个人,美观、实用、标准、专业,若是你也是个水电工,那么你就可以通过这个来学习,来改进,同时边干活边输出,最初是找你干活的人越来越多,后来是你徒弟越来越多,再后来,你是专业的培训机构了,木匠领域现在已经有这个趋势了。
 
每个领域,都可以借助互联网这个最大的杠杆爆发。
 
前提是,你认可它是今天最大的杠杆!
懂懂日记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