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www.ymwears.cn

这是最好的时代最好的舞台_200917

去年,师姐曾提议一起做地坪漆。
 
要拿个代理,还要组建个技术团队、施工团队。
 
问我有没有兴趣合股?
 
我思考再三,没参与。
 
我跟师姐是老铁,对她是百分之百信任,信任这个玩意,说白了,就是天生的,有的人天生就值得别人信赖,她就是这个类型,为什么她能平步青云,就是因为信任她的人太多了,哪怕没有任何好处,也愿意帮她。
 
我们常常称其为人格魅力。
 
那是拔高了。
 
为什么我没有兴趣呢?
 
前两年,我做小天使投资,投资了一个做地坪漆的,还喜欢写日记,自称地坪漆皇后,她光靠写日记+卖地坪漆,年收入也是天文数字,应该说是利润。
 
就是很多单位有施工需求,一搜索,找到了她。
 
她又是厂家,品牌又是比较知名的。
 
我做小天使投资后,有N多读者又做了她的代理,使用了同一个套路,也是写文章,也是推广地坪漆。
 
这玩意不是应该招投标吗?
 
这东西没啥施工难度,很多开发商为了省钱,都是直接找厂家合作,让厂家给施工,比找代理招投标更靠谱更便宜。
 
有点类似汽车底盘装甲。
 
十多年前,那时底盘装甲是个大项目,如今你看哪有做底盘装甲的了?主要是太便宜了,在淘宝花个百十块钱就买来了自喷漆,喷上自动就成了装甲。
 
一个道理。
 
所以,我认为师姐做地坪漆是后退,现在都是厂家全球施工时代了,你非自己施工,何况有业务咱直接介绍给皇后就是了,她直接给咱提成,多好。
 
前天,还有读者找我要皇后的微信,说是之前一直关注她的日记,后来可能觉得不爱看了,把她微信也删除了,如今正好碰到了地坪漆项目,又需要她了,结果找不到了,联系我了,我给推荐了。
 
不知道成交后,给不给我发个红包。
 
我师姐很睿智,很智慧,也算漂亮,有时咱在心里也想,这么好的女人,若是能睡一觉该多好,不在于身材多好,也不在于体验多好,而在于拥有过,占有过,毕竟最性感的部位就是大脑。
 
但是,更多的时候,咱是理性的。
 
觉得,这样挺好,偶尔一起做点生意,聊聊天,相互尊重,可以长期亲密,而啪啪了,可能也就觉得没意思了,不再交往了。
 
她有很多很奇葩的行为方式。
 
例如,不请客,不喝酒。
 
据她自己讲,也不送礼。
 
这个,我持怀疑态度。
 
别人一劝酒,她就说自己男人管的紧,那么就没人再劝了,生怕老公提刀来饭店找人,那就尴尬了。
 
我知道,她也喝酒,因为我卖酒,她是我的大客户,包括她的几个闺蜜我也熟悉,偶尔在她们朋友圈能看到几个女人喝酒的照片。
 
做业务非常出色。
 
我觉得她一个人能顶我和我哥,前两年聊过收入这个话题,那时我记得她说一年三百万左右,去年做了内蒙古一个大业务,应该有七百万的利润。
 
今年还没聊过这个话题。
 
她也写文章,不过是手写,只写给自己看。
 
偶尔也拍照发给我。
 
我对她影响还是蛮大的,例如我去机场喜欢开着顺风车,接个单,聊聊天,咱是个男人,吃不了亏,也许还能占便宜,最差的结果就是多个写作素材。
 
她呢,也学我。
 
她开了一辆更好的车子,我发现也挺神奇的,她总遇到奇葩,去年她总是想买大G,路上遇到了一辆大G,她就在后面拿手机拍人家,意思是真帅,没有半小时,大G车主就给她打电话了……
 
她觉得很诧异,这是怎么做到的?
 
我说,很简单,他有朋友在交警上班,打电话让查的车牌,车牌又绑定了你的手机号码,这个没啥神奇的,随便一个车贩子都能做到。
 
之前有个社会小哥,在路上跟人开了斗气车,他接着这么弄到了手机号码,在电话里直接骂,你跑什么跑,回来,我弄死你。
 
查车辆信息,不属于太敏感的,可查的窗口太多。
 
查个人信息,就要敏感了很多,例如你查了我的信息,结果我不久被人杀了,那么哪个工号查询的,这就是一条侦查线。
 
所以,现在很少有人愿意为你查个人信息。
 
那是要砸饭碗的。
 
还有一次,师姐去青岛机场,回程捎了一个人,文质彬彬的,说在特殊部门工作,级别也很高,他问了师姐一些信息,师姐也如实回答了,她那个人不大会伪装,总而言之,师姐对这个人印象也很好,彼此就留了联系方式。
 
事后,越想越觉得有很多别扭的地方。
 
例如男人下车的地方。
 
男人的手机号码是170开头的。
 
她好奇的是,这个人到底是真是假?是真有能量还是假有能量,这个人是想给师姐介绍业务,并且这个人不是在机场上的车,而是在城阳上的,说是去办个案子。
 
师姐找我,我们俩分析了半天。
 
我认为是个草包。
 
理由是什么?
 
第一、办案子不可能单独前往。
 
第二、170是新号段,一个优秀中年男人一般不会随意更换手机号码,关键是他的微信跟这个新号码也是绑定的。
 
后来,他要请师姐吃饭。
 
师姐拒绝了。
 
不久后,拉黑了。
 
这就是典型的钓鱼骗子,不要低估了这类人,这类人一不小心就能混到很高的圈子里,为什么?
 
因为,人们天生对两样东西没有免疫力。
 
第一、姓名。
 
第二、职业。
 
例如,那天我在一个旮旯饭店里吃饭,他们缺人打保皇,喊我去凑数,老板就调侃了一句,这可是大网红。
 
老板又介绍了其中一个戴眼镜的:这是咱XX局刘局长。
 
握了握手。
 
咱会去核实一下他是不是真姓刘吗?会核实他是不是局长吗?
 
不会的。
 
有的球友,他说了自己叫什么,那么大家都觉得他叫这个,至于他真名字,没人知道,又没人见过他身份证,他又不上班,一直过了很久才知道,他不叫这个名字。
 
特别是做直销的、保险的。
 
名字很好听的。
 
多是假名。
 
之前我写过一个更神奇的,我带队出国,我带队的肯定都认识,有个姑娘微信名字叫李X霞,大家也都这么叫她,当时发护照的时候,工作人员问我有个叫宋X的是不是你们的?我说不是,后来我拿过来一看,就是李X霞的。
 
说的再直白一点。
 
我说我是山东大学的博士,每次在酒桌上都这么自我介绍。
 
那么大家也就默认了这个事实。
 
一提起懂懂,就会来一句:不得了,他还是个博士。
 
所以,我们在车上、饭桌上认识一些神奇人士,他怎么介绍咱一般就怎么信,先入为主的相信是真的,特别是装军官的,哪有怀疑的?
 
我们做工程以后,遇到这类奇葩更多。
 
我们采取的甄别策略是什么?
 
出奇的简单。
 
就是一刀切,你开什么车来的。
 
这是一个什么价位的车,大约是哪年的车,例如你开了一辆2010款的A6,说明什么?
 
要么,你花10万买的二手车。
 
要么,你这10年没有进步。
 
那有没有一种可能,有人很低调,不喜欢把钱花在车上呢?
 
在北上广,可能有。
 
在县城,没有!
 
这不是高调与低调的问题,是一个基本的生活品味,但是这里面还有个车型是除外的,就是商务车,例如GL8或埃尔法。
 
今年遇到了两个大神,都是自称可以通天的。
 
一个开着老款雅阁,烟囱都冒黑烟了。
 
一个开着新款JEEP自由光,擦的铮亮,说明这个车在他心目中很娇贵。
 
表面上都没有太大的破绽。
 
因为车,一票就否了。
 
放心,不会错杀的。
 
当然,也会遇到另外一个类型,打肿脸充胖子的,自己明明1米3,非说自己1米7,零首付买了辆宝马7系,这种一眼也能看出来,他内心是充满胆怯的,撑不起那个场,还有一类,就是频繁换车的,这种一般是租车。
 
刚开始,我们提出这个判断标准时,自己都恶心自己,我们咋这么世俗?难道不允许大隐高人的存在?
 
后来,经历多了,判断多了。
 
觉得,简单,直接,有效。
 
真正会装的,就是GL8+司机,秒杀百万豪车,说你什么身价都可以,就是马云是这个配置也不掉价,特别是GL8的4座版,选那个帝王蓝的颜色。
 
上次,省城一个大BOSS来看书,就是这个标配。
 
感觉,真有范。
 
扯远了,昨天我去给师姐送苹果,她说在城西,监督施工,让我过去溜达溜达,她请我吃鱼,说那边有个水煮鱼很好吃。
 
我问,什么项目?
 
她说,地坪漆。
 
我问,哪个小区?
 
她说,不是小区。
 
她发位置给我,我就懂了,一个综合体。
 
到了后,我把苹果给搬上,她把后备箱里的两提月饼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搬给了我,等于换了换礼物。
 
我问,怎么拿到的这个业务?
 
她说,正常投标。
 
我问,没施美人计?
 
她说,关键不是美人。
 
我说,你知道我最佩服你的点是什么吗?
 
她说,不知道。
 
我说,你刻意规避了性别优势。
 
她说,有那么一点吧,就是我不希望因为自己是女人而被照顾,也不希望被人说三道四,也不会刻意走近谁。
 
我说,就跟我那天分享的那句话似的,婚姻是保证男男平等的,真正的人人平等是废除婚姻,婚姻只是确保每个男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奴隶。
 
她说,我更喜欢你说的那句话,表面上,每个男人都喜欢有风尘味的女子,总觉得能占点便宜,但是内心深处更愿意尊重自尊自爱的女人。
 
我说,是的,哪怕睡不到,甚至越睡不到,越尊重,哪怕只是出于尊重,也愿意把机会给你,因为觉得你这个人值得信赖,如腊梅一般的品质。
 
她说,扯歪了,拉到这个业务只有一个原因,这个地坪漆的施工要求很高,不是简单的地下停车场,咱这边没有施工队伍能做的了,要使用一种新型的施工手法,叫环氧自流,还要加一些配方,所以必须是咱中标。
 
我问,结款有难度不?
 
她说,最有钱的单位,钱没事。
 
我问,最低施工要求是几级?
 
她说,三级资质。
 
有时我在想,为什么在县城做直销、保险的很多女人不受待见,真的是职业歧视吗?
 
不是。
 
而是过于展示、使用性别优势。
 
总给人错觉,买个保险就可以来一炮,特别是那个做黑茶的,动不动就给我发信息:你帮我完成任务吧,你说什么我都愿意。
 
把你送猪圈里,愿意吗?
 
在职场上,女人要想获取尊重,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隐藏性别优势,结果又产生了另外一个结果,你越隐藏,男人越信任越疼爱,结果又成了最大的性别优势。
 
这是一个大弯。
 
有时,我也在想,就像我师姐这么优秀的人,你说有没有人能把她睡了?
 
至少给我的感觉,很难。
 
当然,不排除有更高能量场的存在。
 
那,做直销的妹子,能否顿悟到这一点?
 
顿悟到,更完蛋了。
 
客户会想,妈的,我买别人的,人家还笑脸相迎,能捏把掐把的,你倒好,找你喝酒,你说老公管的紧,抱抱你,你说不合适,你以为你是谁?不过是个做直销的娘们而已。
 
适得其反!
 
政府类的工程,越来越透明了,特别是一些有钱的单位,你想找他们揽个活,很难,老大更愿意跟什么样的人合作?
 
第一、绝对干爽的。
 
第二、业务专业的。
 
当个大BOSS,赚钱的渠道多的是,何必在工程领域翻船?大家都盯着,而且会有一二三轮不同级别的审计,这就是信息不对称,老大不想在这个事上赚钱,你呢?非拿钱去公关,不是出发点就错了吗?
 
特别是单位大楼这种,每个在位的人都想把事干好,等自己退休了,大家依然觉得你是个办实事的人,而不是弄了个豆腐渣工程。
 
小一点的业务呢?
 
现在更奇葩了,例如打印机、办公耗材这些,你去找单位领导,问能不能成合作商?单位领导直接告诉你,现在再小的业务,也走招标系统,一句话就答复了,保持自己的干爽。
 
虽然说,想让自己绝对干爽,但是呢,把这么大的业务给了你,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波澜的,难道你真的无视我这个位置的存在?
 
不会无视的。
 
只是需要时机,这个时机可能是十年八年后。
 
这就是“信任”为什么那么值钱的缘故,我帮了你,你未来会帮我,你对我的恩情,我永远记在心里。
 
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接触过落马的官员,这些人出狱后,依然是很受尊敬,该有的一样都不少,房子破了,有人给买上,没有车子,有人给配上司机,请客吃饭依然是原来的称呼,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。
 
根源是什么?
 
他在位的时候,撒下了不少种子。
 
而在老百姓看来,这些人落马了就遗臭万年了,不是如此的,任何能到过那个位置的人,都是出奇的睿智、博学、友善,朋友会很多的,大家不会因为他遭遇了滑铁卢而低看他,甚至更多的是同情。
 
前段时间,我跟大记者还聊过这个话题,她是这么说的:我接触过的每一位高级干部,都有些非常特别之处,那种在机关长期训练的素质太高了,情商、智商都是一流的,反应速度、敏捷度,特别不一样,没有一个是酒囊饭袋,包括落马的那些。
 
可以这么说,今天这个时代,靠认识谁,自己搞个小工程发个财,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,谁能中到标?
 
谁的业务能力最优秀,谁的品牌影响力最大。
 
谁才能。
 
这是必然趋势……
 
工程人,多是草包,一个个装的仿佛是亿万富翁,你真的仔细了解一下,又觉得挺有意思的,问一年能赚多少钱?
 
三五十万。
 
还是鼓足了勇气吹的。
 
喝了酒,你要是让他谈谈认识谁。
 
没有他不认识的。
 
这些人最大的本事,就是泡妞,而且就喜欢戴眼镜的,我就是接触到了这个群体后,我才知道有职业红娘的存在,职业红娘也有体面的工作,也是正式身份,她会把身边的同事介绍出来,但是只说一起吃个饭,然后男的若是看中了,会给女的买点东西,例如买身一千左右的衣服或化妆品,然后就可以单线联系了,事后呢?给职业红娘中介费。
 
我曾经非常好奇这个事,我还给了她一千元的中介费,后来我不想找了,让她退给我,她说钱已经花了,下个月发工资给我,我说你要是不给我,我去找你们校长,她说你敢找我们校长我就敢去找你媳妇……
 
后来想想,算了。
 
还有一种比较隐晦,介绍的双方都是单身的,但是男的年龄比较大,我说的这个男人就是个LOSER,连个包工头都算不上,他使上劲一个月也就是一万元的收入,但是装的很牛B,又是养挖掘机又是养渣土车,其实他是二道贩子,大包了以后再放养,找职业红娘给介绍了个短婚史的高中老师,说是要谈恋爱,结婚。
 
这个老师很年轻,不到30岁。
 
可能也觉得遇到了有钱人,跟着去工地之类的。
 
过了很久,我问LOSER,你那个90后小娘们呢?
 
他说,草,不是一路人,她又是要房子又是要车子,这种女人太世俗了,咱养不起,咱就想找个安心过日子的娘们就行了。
 
我说,那你的钱白花了。
 
他说,也还凑合,给了1千中介费,玩了一个月,还是年轻的好,一掐都出水。
 
据说,还怀孕了,又流产了。
 
不怪别人。
 
就怪职业红娘,她什么都明白,就是把她介绍出去玩玩,但是她觉得自己做的很对,觉得老师工资低,这样可以为她多攒点钱。
 
我们总是谈精神独立,经济独立,但是有些时候,我们的独立太弱了,就跟个小树苗似的,而有些人呢,又像龙卷风,一来了,把你就连根拔起,特别这些开着二手大路虎的群体,总觉得他们怎么不是年入千万的群体?
 
其实,就是一群屌丝。
 
吃喝嫖赌,样样精通。
 
还少了一样,骗!
 
路虎的巅峰之作,应该就是发现4,现在买辆成色不错的,也就是20万左右吧?给外人的感觉已经是百万豪车了。
 
路虎的越野性能如何?
 
包括路虎卫士在内,都是垃圾!
 
你见谁开着路虎去沙漠以及无人区了?
 
最初,LOSER带着高中老师出来玩的时候,我就想劝劝高中老师,但是又觉得不合适,毕竟人家是以结婚为目的的,只能说高中老师是农村长大的,对财富还是存在一定的渴望的,总觉得这个群体好神奇,点菜不心疼,喝酒不心疼,打牌一晚上就能输几千,原来学校外面还有这样的世界?
 
充满了好奇!
 
总觉得,以后会过上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。
 
至少也跟懂懂媳妇似的吧?
 
当着大嫂,多好!
 
不切实际的幻想……
 
孙老师家的闺女,考公务员没考上,考老师没考上,找了N层关系,应该也花了不少钱,进了银行,小银行。
 
这种,就是为了找对象的。
 
不过,银行现在与医院、学校、公务员,越来越不对等了。
 
过去是平级的,都算是有体面工作的。
 
如今,银行在逐步下潜。
 
身份越来越不行了。
 
农村信用社的那些年轻人,就是一群拉磨的驴,没日没夜的干,工作压力也大,稍微有点本事的,后来都考了公务员。
 
实在没本事的,那没办法。
 
而且从长远来讲,国内银行的发展趋势一定是不断的合并,因为银行也存在产能过剩,这一点,全球已经进行过N轮合并了,而且合并的趋势普遍是1+1=0.6,即便如此,也要合并。
 
那么,在小银行工作,未来更没有出路,迟早是被兼并和下岗的份。
 
要么,以小银行为跳板,再跳进大银行。
 
要么,继续考公务员。
 
今天进小银行上班,跟30年前花钱找关系进供销社是一回事,看着是铁饭碗,铁不了几天。
 
昨天,我们提到,现在的年轻人,宁愿三千坐办公室,也不愿意九千下工地,其实还有个类似的心理,宁愿在大单位里拿两千,不去企业拿五千。
 
因为,面子也是岗位福利。
 
人家问,你在哪上班?
 
明明在车检所当临时工,非说的高大上:我在交警上。
 
这就如同我有个骑友,一直说在交警上班,还总有人找他办事,办什么事?例如不小心闯了红灯,急忙给他打电话,他会很认真的问,几点几分在哪个路口?然后他帮着处理。
 
殊不知,并不是每次违章都会被拍上。
 
若是没有被记录上,就觉得他帮了大忙。
 
一直到前段时间,我参加婚宴,遇到了一个同单位的,聊起了朋友交集,才知道详情,那哥们在单位开车,平时比较自由,怪不得能有时间骑车呢。
 
一个大男人,一个月拿那么点工资,你去干点什么不好?哪怕摆摊卖西瓜也比这个收入高,他不,那多不体面。
 
人需要有长线思维,例如我这个年龄,应该能看到六十岁左右了,就是那个时候,在没有意外的前提下,也就是说大概率方向,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 
我朝那个方向努力就好。
 
我做定投直播时,每当大涨或大跌时,总有一群人劝我,大跌时就劝我抓紧出来吧,至少还有点利润,大涨时呢?又劝我,抓紧止盈吧,否则一旦下跌又回去了。
 
最近,还有人问我,德国ETF一直都没怎么涨,你为什么不调整一下?
 
多数人都是短线思维。
 
所谓的炒股,也只是炒几天,例如今天买了明天卖。
 
但是,我这个是超级长线。
 
这点波动,这点盈利,这点亏损,都算不上什么,我输出的也不是我的判断,而是我的逻辑,我之前写过一个观点,为什么很少有人实盘晒炒股?即便晒,也是一段时间,很少有人长线输出。
 
根源是什么?
 
晒的只是自己的预测能力。
 
而不是逻辑能力。
 
晒预测能力,就只能盈不能输。
 
而晒逻辑能力呢?
 
那涨与跌都是值得晒的,就如同潮起潮落一般,只是自然规律,当你有这个心的时候,你就注定了成为焦点,为嘛?
 
涨的时候,大家会好奇,你今天又涨了多少?
 
虽然是羡慕嫉妒恨,但是也是一种关注动力。
 
跌的时候呢?
 
看你今天又亏了5万,发自内心的开心,幸灾乐祸也是一种关注力。
 
真正能拉开距离的,就是长线思维。
 
每天,大家干的活差不多,但是有的人每天都在复利式成长,那么差距自然就越来越大了,敢去大胆的想,那天有个人跟我讲,说是买陆巡的人,有几个舍得去沙漠豁车的?
 
其实呢,买这个车的人,很多可能是没有时间去沙漠,若是真的有时间,大家都舍得,你去沙漠看看就是了,哪有便宜的车,从50万到500万不等,都在里面浪,仿佛开的是情敌的车,撞了翻了,也能接受。
 
这也是限制性思维,为什么咱会这么揣摩他们?
 
咱觉得车子仿佛是个家庭成员,要小心翼翼的伺候着。
 
对他们而言,就是个玩具而已。
 
敢想,那么世界思维才与众不同,我刚开始玩攒钱买法拉利的那个游戏时,大部分人都觉得肯定玩不下去,为什么我坚信可以玩下去?
 
三点:
 
第一、我问自己,若是我身边有朋友在玩这个游戏,我会不会出于支持梦想的心态去支持他五千元?
 
我想了想,会。
 
当年有个读者说从来没出过国,想出国看看,需要众筹3万元,我记得我赞助了3千还是5千。
 
我会,我朋友们就会,因为大家实力相当。
 
第二、我有3万微信好友,积累了15年,大家消费力也没问题,那我就问自己,若是我在朋友圈帮朋友发个广告,值不值5千?我认为值N倍的5千,光我那700多个车友吧。
 
第三、若是我不要脸,挨着我的朋友们问,能赞助我五千不?我觉得,在我日常使用最频繁的微信上问,大部分人都不会拒绝我的。
 
所以,我就大胆的去干了。
 
眼球经济时代,你去玩一些大家认为不可能的事,本身也是大焦点,而且时间越长,关注的群体越大,在车友里,我遇到过两个类似的神人,一个是非常喜欢LC系列,他想买辆成色很好的LC76,但是他没有这么多钱,几乎是车友们凑钱帮他买的,另外一个是骑摩托车旅行的小伙,在抖音上说要攒钱买宝马水鸟,我几乎关注了全程,现在也骑上了。
 
这些事,大家往往只看到了“乞讨”的一面。
 
殊不知,人家为什么敢乞讨?
 
坚信自己能给与对方更多!
 
这就是为什么我坚信我那个小号“懂懂朋友圈”会超越“懂懂日记”的缘故,因为纯粹是看热闹,看看今天谁赞助了懂懂,看看懂懂今天亏了多少钱,看看懂懂有没有健身,看看懂懂抖音有多少点赞的。
 
最近,我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,想开个淘宝小店,就卖家用百货,每天公布销售数据,从0收入慢慢做起来,贩卖生活版本,就是我喜欢什么卖什么。
 
为此,我前天,又买了辆新车。
 
拉货用的。
 
所以,一个人,人气不用太高,像我,万多人关注,已经可以随心所欲了,说的每句话都仿佛是喝醉了在吹牛B,你仔细求证一下又发现是事实。
 
成名吧,少年,这是最好的时代,最好的舞台!
懂懂日记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