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www.ymwears.cn

你凝望深渊的时候,深渊也在凝望着你_200924

宋老师找我有事。
 
问我哪有卖“实习”车贴的。
 
她刚拿了摩托车驾照,我给介绍去考的,一天就拿到了,摩托车驾照也是有规定的实习期,我觉得车贴贴不贴无所谓,毕竟不是汽车,但是宋老师这个人很认真,她认为需要贴上。
 
最初我推荐她买Vespa,新款几个颜色她都没看中,选了标致150,应该便宜不少,具体我也没问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希望低调一些。
 
我之前讲过,Vespa就跟个明星似的,虽然你不知道它是什么车,但是在一群车里,它就是很耀眼,哪怕是扫地的阿姨,她都觉得与众不同。
 
我说,你来我店里吧,我这里有。
 
她说,好。
 
之前,我帮同事买过这个车贴,一张2块9,但是不包邮,两张包邮,给了同事一张,我办公桌里应该还有一张。
 
宋老师来了,打开后备箱,里面全是礼物。
 
教师节收的。
 
我问,有好的吗?
 
她说,我可烦了,扔扔不得,我又不喜欢,也不知道该转送给谁,你看看有你喜欢的吗?
 
我翻了翻,要么是手工小礼物,要么是干花,要么是一些土特产,宋老师帮着一起挑选,说有两个应该还不错,一个是两瓶法国红酒,一个是棒球帽。
 
拿下来了,关上车门。
 
进了屋子。
 
我先打开酒看了看,包装很好,从包装来看,这就是典型的礼品酒,我一扫码,一瓶1500,那么这个酒的档次接着下来了,但是从标签内容来看,属于酒庄酒,度数也不错,13度。
 
她问,这酒如何?
 
我说,从我的直觉来讲,这个酒不伦不类,若真是市场流通酒,这个酒有问题,没有中文标签,若是自己带回来的,那不应该有包装,因为在法国人眼里,包括拉菲这些大酒在内,所谓的包装就是酒瓶。
 
她问,能值多少钱?
 
我说,我开了塞子才能确定。
 
她说,你打开看看吧。
 
我接着给打开了,塞子是白木塞,空白信息的,基本判断,这是一瓶低端酒,不会超过30元,至于是原瓶进口的还是国内灌装的,已经不重要了。
 
塞子信息越少,酒越差。
 
比较正宗的法国酒,塞子上应该会标注年份、庄园名、LOGO、灌装方式以及批次,质感也比较好,是原木的。
 
送这种酒给老师的家长,要么是真傻,要么是真笨。
 
可能只是迷信了扫码价。
 
扫码价多是当当做的,500块钱就可以帮你上架产品,你用微信一扫,就出来价格了,所以淘宝卖酒的都会标注:扫码价1980元。实际零售呢?
 
20元,还包邮。
 
我问宋老师,这酒,你是拿回去还是?
 
她说,扔了吧。
 
我说,行。
 
扔了。
 
棒球帽,还不错,宋老师说这个帽子经过六个人周转才到她手里,上面的标签还没撕去,标注的是韩元,90万韩国。
 
我说,这个帽子可能是真的,价格肯定是假的,单纯的教师节,你又是副科老师,平时跟家长也没有链接,没有理由送你价值5千元的帽子。
 
她问,能值多少钱?
 
我说,你就理解为200块就行了。
 
她说,这些家长可烦了,我根本不需要这些。
 
我说,主要是他们不知道你是谁,也从侧面说明这些家长不会办事,送的都是老师们不喜欢的玩意,你有这个心思,送个购物卡或现金就是了,捣鼓这些干什么?
 
她说,他们觉得自己很用心了。
 
我说,我喜欢吃苹果,非给我香蕉。
 
她要的车贴不在我书店里,在我上班的办公桌里,我已经N久没去了,不知道还在不在,主要是我又不在那边上班了,我被调整到西边的指挥部了,也不用打卡了,也不用报到了,偶尔请主任喝个小酒,他就替我掩护了,而且我们现在关系越来越好了,他喜欢打保皇,没事就喊我去凑个手。
 
我开车拉着宋老师去单位。
 
宋老师问,骑车,要不要买那些盔甲之类的护具?
 
我说,日常在城市里骑行,速度不快的前提下,只戴头盔就可以了,城市出不了大事故,头盔最主要的防护是眼睛,防止被戳到被击中,头盔选个好点的,三五千的就可以了,若是自己还不放心,就买一些外包的护具,护肘、护膝。
 
她说,我看机车店里,还有胸前装甲之类的,老板说一套要2万多。
 
我说,那是越野用的,越野多是复杂地形摔,可能是摔到沟里了,也可能是摔到树上了,所以需要把人给保护起来,就跟古代打仗似的,防止近距离损伤,而公路骑行呢?直接摔反而伤害不大,卸力主要是靠翻滚,所以保护好头就可以了,骑摩托车没有不摔的,骑的再好也摔。
 
她说,骑的慢点就是了。
 
我说,关键是意识要好。
 
她说,我现在太累了,带了两个班,还给一个班当着班主任,从早忙到晚,关键是动不动挨训,有家长去找学校领导告过我的状,领导也不问什么缘由就劈头盖脸的把我训了一顿,领导怕他们打市长热线。
 
我说,领导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。
 
她说,那不重要,最初只是觉得在家无聊,来体验体验,没想到体验大了,把自己害苦了。
 
我问,一个月多少钱?
 
她说,1千3。
 
我说,体验体验挺好的,能辞职不?
 
她说,不能,必须干满一个学期。
 
我问,看学校领导,觉得迂腐不?
 
她说,岂止,那天我们出操,大太阳,我就围了个围巾遮遮脸,结果让领导看到了,朝我嗷嗷的一顿,反复的问我:就你娇嫩?就你怕晒?
 
我说,谁让你是临时的呢,都拿你当软柿子,那些正式的瞧不上你。
 
她说,我还瞧不上他们呢,一天累死累活的,一个月赚个四五千块钱,吃的穿的,跟农村老娘们似的。
 
我说,你可能没去过生活区,老师们的家里,多是农村家庭模式,盖的被子就是老棉被,可能也是没时间收拾,很少有干净的家庭,车子里也是如此,里面脏的要命,具有普遍性,因为最迷信教师、医生职业的,就是农村家庭,多数教师都是农村出身,何况当年最容易考的大学就是临沂师专,回来就当老师了。
 
她说,算是让你研究透了。
 
我说,你快被同化了。
 
她说,到年底我就不干了,一点意思都没有,就是拉磨的驴,虽然像你说的,他们的确鄙视我,瞧不上我,但是咱还是很可怜他们的,觉得他们太辛苦了,又不赚钱,只剩下盲目自信了。
 
到了单位,翻箱倒柜,找到了。
 
回去吧。
 
能跟我玩的比较好的师姐师妹们,基本都是跟我财富相当的,太弱的咱也不玩,完全不是一个频道的,聊天还需要解释半天,除了聊吃喝没别的话题,宋老师是有实力的,是她本人真的有实力,只是她的业务是季节性的,就是因为这个,她才去试一试,结果一试,后悔死了。
 
她为什么有些时候敢不顺着家长?
 
她觉得自己有底气。
 
从而,家长、其他老师、她,三者彼此看对方都在井底,我调侃宋老师,你们领导要是会看人,会识人,应该把你当祖宗供着,问问:怎么赚点钱?
 
遗憾的是,多数人,看不到。
 
就是高人就在眼前,自己却觉得对方像个SB,你这个年龄了还来当个临时工,一个月不到一千五,你人生活的太失败了吧?连个车都买不起,还骑个破摩托。
 
回到店里,她想让我帮她处理那些礼物。
 
我说,你快扔了吧。
 
她说,我拿回家占地方,我也不喜欢乱七八糟的东西,你帮我解决了吧。
 
我说,你送给其他老师。
 
她说,那坏了,还不知道给我扣什么帽子。
 
我说,老百姓送礼有个特点,总喜欢送自己喜欢的,不知道对方喜欢什么,其实不知道对方喜欢什么的时候,送钱就对了,但是一想到送钱,又陷入了两个误区,一是觉得自己那三百五百的对方看不在眼里。二是觉得送钱太俗了,不像我们高雅人士的行为。老师说过一句话,我越想越觉得深奥,我们拜访别人、打扰别人、寻求别人帮助时,倘若我们觉得自己提供不了别的价值给对方,那么给钱就是最简单最有效的,不要觉得钱少,给钱才是真爱。
 
她说,大家生活中很少被送,自然领悟不了这些。
 
我说,你看做工程的,只送硬通货,要么茅台,要么中华,要么现金,若是送箱水果,里面会夹现金,不会送什么土特产之类的,只会让对方更讨厌自己,你知道为什么领导一到过节就关机吗?不是躲礼,而是躲土特产礼,两瓶酒、两盒月饼,一坐坐半天,领导都觉得自己恶心,浪费了半天时间,没意思,你不如找个同城跑腿送箱水果。
 
她说,又让你研究透了。
 
我说,工程人经常在我们那边请客,我是耳濡目染学会了,昨晚还有一个喝多了过来玩的,打开后备箱给我看,7箱茅台,从5月份就开始在京东上抢,攒的,送礼的,这就是硬通货,你开不开机无所谓,肯定给你送到,也不用见面。(我拍了张照片,发了个朋友圈,配了句话:不是我收的,是我买的,准备送给比我爹还重要的人。)
 
这就跟喝酒是一个道理,喝了酒不晕,那不白喝了吗?
 
送礼,你不让对方感受到价值以及分量,送了有意思吗?老百姓对礼的定义是什么?心里有你,年年想着你,过来坐坐,拿个百儿八十的东西,包括我姐我妹她们依然如此,每到这个时候,就到我这边仓库来找东西,拉去送礼的,需要维系的普通关系太多,就是为了维系一个概念:我眼里有你。
 
相比之下,咱就自由的多了。
 
没有这么多事,我也送,例如我拉一皮卡苹果或啤酒,我一般是遇到了谁,顺手给放车里,不会去人家里或办公室,打球或健身时遇到才送,遇不到没缘分嘛。
 
上次,我从新疆无人区回来,为了省高速费,我拉了一车哈密瓜,下了高速后,我想走一路送一路,挨着单位挨着朋友送,去了一个女人密集的单位,应该是10月份了,大家开始穿秋天衣服了,而我依然是裤衩,晒的又黑,头发又长,胡子也N久没刮了,大姐在分管领域是一把手,我去她办公室给送,我送个水果不违法吧?又没有利益往来,就是单纯的分享一下,不是行贿。
 
结果大姐不在,她让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接待我,工作人员引导我,让我把一箱哈密瓜放到了仓库的门后去了。
 
然后,我就走了。
 
过了好久,我遇到了大姐,大姐说,她回去后跟那姑娘说,来送瓜的那个就是懂懂,结果那工作人员觉得好诧异,还以为是干跑腿的呢?秋天还穿个裤衩,邋遢的要命……
 
她心目中的懂懂,应该是西装+白衬衣,戴个小眼镜,很是斯文,出口成章。
 
对不起,俺不是。
 
我发自内心的很佩服宋老师,她真的低调,自己事业做的那么好,一点都没表现出来,跟平时一样,仿佛依然是个普通的上班族,只是身上有些气质是需要有钱人才能读出来的。
 
这也是保护色。
 
因为,小地方有个特点,人们仇富,不仅仅仇恨有钱人,还生怕自己有钱,总觉得人没钱的时候,是正直的、干净的,一旦有钱呢?就是肮脏的。
 
所以,见了有钱人,即便有机会成为朋友,也会从内心排斥对方,鄙视,有钱有啥了不起?你看球馆就知道了,有钱人自动被孤立成了一个小圈子,大家从内心就感觉,咱跟他们不是一类人。
 
有这个心态,那么很难获取财富机会。
 
我之前写过一句话,作为创业者,唯一的工作就是思考+决策,但是这个思考不是坐在家里闭门造车,自己瞎琢磨,而是获取大量的高能量的信息,然后再去思考,去吸收,从而变成生产力。
 
这就需要我们去接触更高能量场的人。
 
你跟一群老师谈开店?谈创业?谈炒股?
 
不是瞎扯淡吗?
 
我记得我定投收益5万元时,朋友圈有个师哥看到了我的直播,他专程给我打了个电话,他也炒股,玩的额度不大,跟我讲,美国、欧洲牛市了这么多年,会迎来百年不遇的熊市,应该见好就收,赚了5万就很好了,别继续投入了,陆续出来吧。
 
我满口答应。
 
但是,没听他的,因为在我看来,我无论各方面都在他之上,资金实力、判断力以及信息渠道,那么我咋可能听他的呢?他的心是好的,生怕我赚了5万又亏进去了,后来我就继续直播,收益从5万又到了10万到了50万到了80万。
 
上次,我检测好友,发现他把我删除了。
 
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?
 
我觉得没得罪过他。
 
后来,我特意写过一个专题,不是写老师群体,而是写的凤凰男,也就是农村娃,农村娃最难转过来的一个思维是什么?
 
第一、承认别人比咱优秀。
 
第二、愿意臣服、学习。
 
相反,我们往往会进入阿Q模式,总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咱比对方强的地方,例如李嘉诚牛B不?不牛B,活不了几年了。
 
只要扭转过这个思维模式,你会发现,周围全是老师。
 
人站的层次越高,心态越开放,学习意识越强,慢慢开始拥抱越来越多的优秀人,那么获取信息的渠道越来越畅通,思考的越来越多,决策越来越精准,财富值就是这么慢慢拉开的。
 
赚钱有什么意思?
 
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。
 
有意思。
 
财富自由的目的是什么?
 
可以实现你想要的其它自由,例如你很喜欢文学,过去你需要读莫言的书,若是你财富值可以,你可以跟莫言促膝长谈。
 
多数人把自由理解为了不用上班,不用做家务,也就是说不被强迫。
 
这是狭隘的、错误的。
 
真正的自由是需要你有认知宽度和灵活性,你需要看到人生的多样性和适合你的可能性,就是你有选路的自由,而不是单纯的不用干什么。
 
这是基于你有宽阔的视野。
 
你看,那些大人物总喜欢谈使命,给我们的感觉是很玄乎的一个词,其实不然,他们说的使命是他们内心已经找到的方向。
 
这个词,离老百姓很遥远。
 
老百姓的想法,要么是为了自己活好,要么为别人活好,基本都跳不出“爱情”+“家庭”这个天花板,而真正比爱更伟大的东西,就是信念、使命、理想。
 
昨天在路上,我还在想,若是我现在有200亿,那么我写的文章,可能又是另外一个境界,看今天的我,可能就是小丑一个。
 
所以,不要排斥财富。
 
你排斥,它就真的不来。
 
相反,要积极相信有钱人。
 
公务员、教师群体在工作时,视金钱如粪土,一退休了,又觉得无所事事,于是又想赚钱,想赚钱干什么呢?
 
要么开店,要么做保险,要么做直销,特别是直销,我爹我娘平时也参加打鼓队,就是人家开业了去给人家敲锣打鼓,老年大学组织的,前段时间有个无限极店开业,离我们家很远,我顺路把我爹我娘给送过去,老板很热情,让我进去坐一坐,会员们都来捧场。
 
我还真有耐心,待了一上午。
 
每个会员都会上台说那么一两句话,排在前面的几十个,退休前都有点角色,而今天我看他们呢,全成了跳梁小丑,而他们不这么觉得,觉得自己做晚了,应该年轻的时候辞职就干,这是一份可传承的终身事业,不同于上班。
 
根源是什么?
 
就是对财富的价值扭曲。
 
过去,不好意思追逐,甚至仇恨,当然也赚不到,退休后呢?干脆了、直接了,越来越疯狂了,其中我身边还有一个例子,男的退休前还经常给我们的比赛颁奖之类的,虽然他已经不在位置了,但是大家依然喊他的职位,遇到比赛也让他当嘉宾,那时他家人已经开始做直销了,他气的鼓鼓的,觉得丢自己的脸,拒绝参加家人组织的聚餐……
 
如今?
 
他也是主力军了。
 
为什么大家一想创业就是开店以及保险还有直销?
 
就是信息渠道的事。
 
能想到的,就这些。
 
这就如同我在朋友圈晒的那个对话截图,我试图挽救一个青年,她沉湎于直销了,我说你这个年龄,有更多的可能性,不要把自己的精力用于这些游戏,这些游戏说白了就是宗教游戏,要培养足够的信徒,信徒再去发展信徒。
 
很累。
 
至于你理想中的那个状态,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来。
 
什么被动收入、可传承。
 
她噎了我一句:你以为我们团队里没人读过书?你以为我们团队里没有高收入?人家买楼房都是一栋一栋的买,不比你收入高多了?
 
那我就无语了。
 
只是,吹牛也是需要常识的,你知道一栋是什么概念?
 
按照16层来计算,两梯四户,一层建筑面积500平,500*16*8000=6400万,这么大额的买家,的确有过,例如开连锁酒店的,但是买普通住宅的,还真没听说,可能是贫穷导致了咱的耳聋。
 
关键是,不能贷款。
 
未来,直销会继续下潜,到农村,为什么?
 
城市化的一个结果是,同城人脉越来越淡,大家聚到一起的机会都少,哪有时间听你给洗脑?
 
直销必须建立在高频面对面聚会的前提下。
 
现在,县城还可以。
 
未来,只剩农村了。
 
你在县城,天天忙的跟狗似的,仿佛是整个县城的人脉王,哪个局长你都认识,你一年也不过赚个几十万,但是请客吃饭的频率太高了,甚至动不动陪唱陪笑,有些人还会碾压你,碾压这个事,要一分为二。
 
有的男人,特别手握资源型的。
 
例如山东的酒文化是怎么发展过来的?
 
就是部队的酒文化。
 
领导让你喝,你哪有不喝的?
 
绝对服从。
 
现实中,也是如此,只是有男有女了。
 
若是他强要?
 
基本,不会遭遇反抗,很多人都是采花大盗,只是发生的悄无声息,而且不是频繁跟同一个人,一般不会为外人所知。
 
这是其一。
 
其二呢?
 
高能量场也是高魅力的,更多的会投怀送抱,一个人不用太牛B,能在县城酒吧里驻唱,那么同时交往几十个女朋友已经是常态了,关键是每天还有新增的求睡粉丝,听着很夸张吧?
 
是事实。(今天刷抖音,看到一个类似的新闻,大唐不夜城不倒翁小哥哥以恋爱名义向多位女粉丝借钱,不仅仅借钱吧。)
 
为什么我们很难理解一些情事与性事?
 
因为,在咱的世界里,什么都是一对一的,而且基本是门当户对,分量相当,找个媳妇都要花十几万的彩礼,而在他们的世界里呢?是一对多的,实力也碾压状态,所以他们的常态是我们无法理解的,只是有人想要有人不想要。
 
关于性这个问题。
 
我觉得,没有什么道德不道德,之前我写过一段话,越咂摸越有意思,性的问题就是能力问题,一个人只要是有性能力,并且是活跃状态,你放心好了,他不会老实的,一个人为什么很老实?
 
他没有那个能力。
 
就如同我球友里,一顿喝一斤的一抓一大把,这几年越来越少了,为什么?
 
体检,查出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。
 
使我想起了叔叔说的一句话:能喝酒说明身体还好,当不能喝的时候,说明身体也就不行了。
 
幸福是一种能力,啪啪也是一种能力。
 
昨天,我遇到了一位店长,熟人,她看起来像城里人,老公是工程师,其实理解为电焊工就可以了,老公在我们工地工作,店长是来给我送礼,我一份,我哥一份,两口子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,她还搞直播之类的,说不能坐太久,她晚上8点还有直播……
 
她是初中毕业,自学考到专科了。
 
励志不?
 
我要帮她倒水,她说,董老师,你快坐,哪能让你伺候我,我伺候你才对。
 
然后,她突然觉得这话有些歧义。
 
自己噗嗤笑了。
 
自己把自己逗乐了,笑的哈哈的。
 
我顺着问了一句:是不是在酒店干,干久了,会颠覆三观?
 
她说,我要是像你一样会写文章,真是故事太多了,很多在电视上很正经的人,也有不正经的一面,什么样的故事都有。
 
我问,没人约你?
 
她说,我就是个农村老娘们。
 
我说,按照男人对店长以及服务员的态度,肯定有人试探过。
 
她说,我都会很明确的拒绝,那是不可能的。
 
当你在凝望深渊的时候,深渊也在凝望着你,性的问题也是如此,你觉得它重要,是忠诚、责任之类的化身,那么它就很重要,但是也反过来制约了你,使你时不时的拿出来框别人;你觉得不过是深层次的握手,你情我愿,那么它就真不是个事,你不仅仅这么对自己,也这么宽恕别人,不会以此作为道德高地去谴责去声讨……
 
当然,现在的我,是很道德的!
懂懂日记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