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www.ymwears.cn

多带真正的品 常规产品而非概念性_200929

有年,北纬姐回国。
 
北纬姐在芬兰,基本是定居状态,在那边陪读,之所以选择芬兰,就是因为一个概念,芬兰教育全球第一。
 
她在那边逐步站住了脚,并且先后拿到了两家快递公司的芬兰代理权,包括顺丰,可以这么说吧,您在淘宝或微信上买到的芬兰直邮的宝贝,基本都是直接或间接从北纬姐那边走的。
 
有意思不?
 
所以,那天,天成找我,说卖点什么好?
 
我说,你若是真有心,真想做点事,可以研究一下芬兰值得卖的,可以放眼整个国家所有产品,然后你再找北纬姐去对接,这样可以解决两个问题,第一是源头问题,第二是物流问题。
 
再小的国家,也有王牌产品,例如芬兰的保健品、瓷器、家具,都值得做的,还有一些渔具,特别是鱼刀,造船业也发达,船类配件也可以做,我之前写过一个小姐逆袭记,那个小姐怎么去的芬兰?就是芬兰的造船工程师在上海工作,去找小姐认识了她,从而把她带到了芬兰,到了芬兰她才知道他有家室,没办法,只能绝地求生,一步一步,一直考到了博士。
 
我上次去芬兰的时候,她已经不在芬兰了,在一个芬兰世界500强的中国总部工作,现在已经是超级金领了,貌似结婚了。
 
具体没再联系。
 
包括北纬老师他们这些选择芬兰的群体,或多或少都与造船业有关,耳濡目染,对芬兰越来越了解,北纬老师也是名校毕业,第一份工作应该也是在上海造船厂,她还是刘强东的高中同学。
 
有年,她春节回来的,在飞机上让人把手机偷了,那一飞机全是华人,广播了好几次,也没找到,有些小郁闷。
 
那时,应该是6PLUS刚出来的时候,刚开始流行,我不大喜欢大屏的,而且那时送礼流行送苹果手机,我收了两部,都没用,一部给了我媳妇,一部给了北纬姐,因为她手机正好丢了嘛。
 
闲聊期间,她提到了一个概念,就是聚焦把自己打造成大IP,值得信赖的,有品味的,然后干什么呢?
 
贩卖生活版本。
 
也就是Style,你用的电脑,你戴的手表,甚至你家用的什么地板,都可以起到引领作用……
 
认可归认可,但是总觉得不具体,不形象。
 
也就没太往心里去。(那时还没有“带货”这个概念)
 
前几天,我在高速上遇到了一个超级半挂货车,超级超级长,上面写着:不忘初辛,辛有志严选。
 
过去,咱在路上遇到顺丰、申通,很正常。
 
遇到个人品牌的物流车,还是头一次,而且只是个网红,什么样的魔力能一次卖这么多货?
 
今天的网红,基本就是贩卖了生活版本。
 
我媳妇可能更喜欢李佳琦,我们家的花洒是TOTO的,去年TOTO做回访刚给升级了新款,很好用,这么说吧,用惯了TOTO或科勒的花洒,去大部分酒店,都觉得花洒太弱了,可是最近让我媳妇给换了,换成了带香薰的,塑料的,中间带个香薰瓶……
 
非让我帮着换。
 
我帮着换了。
 
谁推荐的?
 
李佳琦。
 
更神奇的是,那天几个女人一起吃火锅,我媳妇又给她们推荐了这个产品,说是很香,出水也特别好,还问了我一句:你说是不是?
 
我说,是。
 
就是说,未来的IP,不需要与某个品牌或产品挂钩,而是他可以通杀,只要是与生活有关的,与Style有关的,他都可以。
 
前年,我去芬兰,因为北纬姐在那边拥有物流平台的缘故,自然身边也汇集了大大小小的IP,大一点的,如定居芬兰的香港明星,小一点的,例如公众号大V。
 
香港明星还开了淘宝店,亲自录视频。(可以搜一下,很有意思)
 
录完视频的时候,北纬姐给我发了个信息:想起了你说的那句话,明星跟普通人是两个物种,太美了,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。
 
其实,这里面还有个特殊的加成,就是才艺。
 
单纯的漂亮,不值钱,值钱的漂亮一定是要有组合的,比如名校学历,比如名企高管,或者获得过一些非常顶级的荣誉。
 
关键是,单纯的只有漂亮,很容易空壳化。
 
就是别开口说话,单纯充当个玩偶,那很完美。
 
就怕交流。
 
去芬兰定居的,很多是为了孩子读书,能意识到这一点的,多又是高学历家庭,往往就出现了一个现象,一家人经营一个公众号,然后贩卖Style,包括平时吃的保健品,旅行用的箱子,例如有夫妻俩做的就很好,俩人都是武汉大学毕业的,最初是靠一篇文章,孩子,我买不起800万的学区房火了。
 
为什么普通人带货带不动?
 
因为,努力方向反了。
 
你总是在努力的介绍,这个产品有多好多好。
 
你搞反了最核心的一点:贩卖Style的本质是什么?你是一个有影响力、值得信赖的、有品味的人。
 
那么,你推荐什么,卖什么,至于功能、特点,不需要过多的介绍,你说你在用就可以了。
 
这就如同我们车队的队长买了辆猛禽,他说新猛禽不错,于是我们每人买了一辆,我说Vespa不错,大家又每人买了一辆。(我之前就是玩皮卡大玩家,我是丰田的粉丝,当时手里有坦途皮卡,我对猛禽从来没好印象,质量差,小毛病多,爱断轴,即便如此,我还是被洗脑了,跟着团购了。)
 
这就是渗透力。
 
小齐,隔壁县城的网红,他的粉丝以宝妈群体为主,应该说是被高度驯化了,很听话,推荐什么买什么,但是也有个问题,就是宝妈群体分层很严重,有钱的很有钱,没钱的就是家庭主妇,买个菜都要跟老公汇报。
 
小齐设计的产品,全是分层的,要么针对高端客户,例如代购个日本书包、德国菜刀……
 
要么就是针对低端客户。
 
低端客户最需要的是什么?
 
就一样东西。
 
兼职、赚钱。
 
他跟临沂一个做小吃外卖的网红合作,搞特色培训,就是宝妈学了以后,可以在微信上卖,例如麻辣凤爪、螃蟹腿、辣海带、牛肉酱之类的,学费也不贵,3800元,学会为止,其实很简单,全是流程化的,毕竟不涉及到手工技术,多少辣椒多少鸡爪,就这么简单,一搅拌。
 
先考察,后付费。
 
去考察的,哪有不付费的?
 
那订单压根就不停。
 
去了就被震撼到了……
 
纷纷交钱,他们五五分成。
 
过了差不多一年,我问起小齐这个事,就是成功率有多少,他没说具体的数字,只说是凤毛麟角,但是大家也没怨言,因为都在一个群里,有人就做的很好,大部分人都是试了几天就放弃了。
 
使我想起山东那个餐饮招商巨无霸,我问了工作人员一个数据,就是餐饮行业,加盟者的成功率有多少?
 
他说,100家,最终也就存活两家,这两家还有个特点,就是不加盟也能做起来,赚钱是一个综合能力,与项目本身没有任何关系。
 
用他的话来讲,就是中小额的加盟,百分百会死。
 
餐饮能活,就两种可能。
 
要么,足够小,夫妻店,从早忙到黑。要么,足够大,例如海底捞,品牌够硬,店大欺客了,你想引进海底捞,你要给装修补贴,还要给免房租,给税收政策,否则人家不来。
 
因为粉丝高度驯化,另外同期的学员有不少成功案例,那么这些女人扔了这些培训费也没抱怨的,最差的结果是自己学了门手艺,会卤肉了。
 
这两年,定制酒属于带货类里的暴利产品,例如茅台、五粮液,都有,足够便宜,也是茅台或五粮液集团出品的,只是下面的子公司做的,为电商或大IP量身定制的,就是拿出来招呼客人时,让人一看,哇,茅台。
 
小齐也想做酒,女人买酒比男人买酒还冲动,因为女人有讨好男人的天性,例如给你老公买两瓶酒,给你老爹买两瓶酒。
 
不需要思考,接着就能下单。
 
小齐带过内招酒。
 
山东特别喜欢喝内招系列,于是每个酒厂都会出简标的内招酒,什么LOGO都没有,只有三个字“内招酒”,仿佛档次接着上来了,一般人没机会喝,这酒都比较便宜,二三十块钱,包括本地有大网红开的酒行主要卖的就是内招酒,甚至我们喊她绰号就叫内招。
 
内招的意思,是内部招待。
 
老百姓总喜欢跟领导看齐,觉得领导喜欢喝这个酒。
 
你想的天真了。
 
内招酒有个弊端,就是出了山东就不好使了,所以带货具有很强的局限性,小齐想自己DIY个品牌,自己设计瓶子、概念,然后找酒厂合作。
 
在山东,最擅长做概念和瓶子的酒厂,就是军马酒。(部队酒企)
 
一款热销产品都没有。
 
但是,你要看看他们的产品系列,那是琳琅满目,什么概念都有,甚至有地雷、手榴弹……
 
大部分都与“部队”有关。
 
小齐想做一个爱国爱家酒,出了设计方案以及广告文案,想让我跟他一起去东营,找厂家谈一谈,说是他准备做长线,事成后,每瓶给我1元的提成。
 
钱不钱的是次要的,关键是可以去涨涨见识。
 
我有个高中同学在这个区域工作,当年她学习成绩很好,考入了中国石油大学,那时中国石油大学就在东营,毕业后就留在了东营,考了公务员,而且结婚特别早,几乎是毕业的同时就结婚了,次年就生娃了,她家大娃已经14周岁了。
 
我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学霸、前景无限好的印象中。
 
这种人,早晚都是国家的栋梁之才。
 
又考入了一本。
 
从高中毕业我就没见过她,是因为要去东营才加的她微信,起初是我发了个朋友圈,问谁在河口区域,有高中同学就把她微信推给了我,说她在那边当公务员。
 
从内心而言,我不大愿意见同学。
 
因为,咱读书时,虽然丑陋、邋遢,怎么说也是阳光少年,至少不油腻,而男人一到中年,很容易油腻,自己都讨厌自己。
 
但是,为了工作,还是要联系的,毕竟她对那边比较熟悉。
 
去之前,我问了问她家孩子多大了?
 
她有俩娃,大的14周岁,小的3周岁,我给小的拿了一些绘本。
 
一见面。
 
与她停留在我记忆中的形象出入太大了,就是个普通的中年妇女了,肚子也不小,可能是生娃后一直没减下去,另外山东女人过了35岁,基本就不怎么打扮了,穿个拖鞋、骑个电动车,反正也不靠颜值了,这话是牛哥跟我讲的,为此我们还专门在济南的主干道上观察过来来往往骑自行车、电瓶车的女人,比例非常非常的大,也就是向生活妥协了。
 
我问,现在提拔了没?
 
她说,在一个工作组当副组长,但是具体的身份依然是科员,在山东没有关系是不可能提拔的,而且自己马上40岁了,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退休前弄个副科。
 
总觉得挺可惜的,因为读书时她太优秀了。
 
落差有点大。
 
我问,后悔结婚那么早不?
 
她说,太后悔了,后悔那么早结婚,后悔那么早生娃,也后悔留在东营,也后悔选了公务员,什么都后悔。
 
她给我分析了一下为什么自己一直没有得到重用?就是一结婚就生了娃,精力都在娃身上了,对工作投入太少,不如人家那些未婚的更聚焦,所以同期进入单位的或多或少都有一官半职了,自己啥都没有。
 
另外,后悔没考研究生,没考博士。
 
我是自己去找的她,小齐没去,我们还喝了两瓶啤酒,她可能是很久没见到家乡人了,倾诉了老多老多,说自己老公出轨过,因此离婚过,后来是因为周末找她看孩子导致她又怀孕了,这不,就复了婚。
 
她对老公意见很大,老公在企业上班,也没啥本事,也没学历,倒是女人缘不错。(俩人是网友)
 
我问,咋不换个男人?
 
她说,俩孩子的爸爸,怎么换?
 
我说,爱情本来就是一场一场的,人类非要把一场一场的爱情转化为一生一世一双人,这才是人类社会婚姻痛苦的原因所在。
 
她说,你说的是明星,咱普通人哪能这样搞?
 
我说,所以明星比我们通透。
 
又跟我讲老家的一些事,妈妈肠子里长了个东西,做了三次手术了,这次直接改了便道,折磨的她不得了,又出钱又出人,两边来回跑……
 
我问,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?
 
她说,良性的,就是类似息肉,一来了便意跑不及,两三分钟要上一次厕所,去医院排队检查都拉裤子里了。
 
我问,在哪做的手术?
 
她说,就是咱那边。
 
我说,越手术长的越快。
 
她说,就是。
 
我说,我爹也是这个情况,当时便血、便脓,他不好意思说,实在没办法了才说的,这不急忙送医院,他自己也被折磨透了,说什么也要割,改便道也要割,改便道其实是很常见的,我们在日本的时候,日本厕所都有一个专门的房间是用来换这个的,也就是说,我们老了,大概率也要做类似的手术。
 
很巧的什么?
 
我有个读者是瑞金医院的医生,他每年都搞学术培训,有期培训有个医生是我们这边的,当时这个读者一看地名还很亲切,问认识懂懂不?说不认识,他把我微信推给了他。(我跟刘胜也是这么认识的,同一个原因,同一个方式,他问刘胜,你认识懂懂不?你们老家第一网红,刘胜说不可能?我是我们老家名气最大的。)
 
这不,就建立了链接。
 
但是,也没联系。
 
遇到这个事,我第一时间联系了我在医院的骑友们,骑友们对我的作用就是免票,例如需要做CT,直接带我过去,不用开单子,让看电脑的人给看一眼什么问题,能省个大几百块钱,但是我不喜欢这么做,上次我摔了车,我去做检查,他们都已经帮我疏通好了,让我直接进去就行了,我还是去开了个检查单,735块钱,我觉得这是对他们的基本尊重。
 
还有就是可以插队。
 
这个我也不喜欢。
 
我想要的是两个:
 
第一、第一时间能检查,毕竟我爹忍不住了。
 
第二、能给我最真实、最准确的建议。
 
捎话这个事,也需要对等,例如主任对主任是可以的,副主任对主任就不可以,普通医生对主任更没有可能,彼此之间都熟悉,毕竟谁都有一圈亲戚朋友,要用到别的科室资源。
 
我就想起了瑞金医院的读者。
 
他第一时间帮我联系了,并且跟我讲,出了结果后,他会帮我在瑞金医院找专家给会诊一下,及时给我反馈。
 
现在插不了队,都是需要排队,有人专门举报。
 
医生给我的反馈很直接:手术做不做没意义,良性息肉,就是类似人的口腔溃疡,直接住院打针就是了,又不是堵塞了,又不是影响排便了,无所谓,关键是割了以后,接着就会往上移。
 
最初,我爹是怕死,总觉得手术就OVER了。
 
可能被折磨坏了,坚持要求手术。
 
那我要听医生的,毕竟医生是掏心掏肺的跟咱说的,我又联系了瑞金医院,瑞金医院的建议类似,给了八个字:和谐共处、长期治疗。
 
打针,整整打了25天。
 
好了。
 
我爹为什么下决心买医疗保险?就是因为这个事,护士每天都过去派送催缴单,我爹看着心疼……
 
我爹已经退休了,补交了5万8的医疗保险,我调侃他,这回跟干部一个待遇了,想住多久住多久。
 
不怕花钱了,大部分就报销了。
 
治疗一次后,又复发了,又做了一次肠镜,又住了一次院,我爹又一次要求手术,说被折磨的受不了了,又打了15天针,又好了,我又联系了瑞金医院,对方要求带我爹过去,我带过去以后,又做了一次肠镜,说是上移了,上次是5厘米处,现在到了10厘米处了,未来还会继续上移。
 
没给打针,让吃药。
 
我看了看,就是治溃疡性结肠炎的药,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贵,一开就是两年的服用剂量,但是一次只能拿2个月的量,两年的剂量差不多1万5千元。
 
钱的事,无所谓。
 
我爹心疼钱,总觉得吃的好好的了,要停。
 
我就让医生给他打电话,要求必须坚持,这点钱算什么?
 
再也没有复发。
 
更神奇的是什么?
 
在我们本地住院时,也开过药,跟在上海开的药是同一个品牌,同一个剂量,但是效果完全不同,我爹现在逢人就说:看病,还是上海厉害。
 
同样的药,人家开出来,药到病除,好好的了,咱这边开的药呢?不管事!
 
那次去瑞金医院,其实给我带来了很多颠覆性的认知,例如在我们的认知范围,除了少数绝症外,多数疾病都是可以治疗的。
 
其实,错了。
 
很多很多病,都治不了,至少完全康复不了。
 
人到中年以后,真正需要修行的是什么?与疾病和谐共处,最典型的是什么?我们这一代人,要适应与癌症共处,癌症本质是老年病,未来,我们可能多是癌症患者,我们要做到的不是消灭它,而是与它一起生存。
 
我爹这个病,就是免疫力的问题,有点类似口腔溃疡,有的人就是容易复发,怎么才能解决这个问题?
 
长期服药,等于一直在预防,我爹现在一直在吃,好好的,辣椒也吃,再也没犯过……
 
我折腾了这么一圈,快成半个专家了,这就是为什么我去割痔疮我爹高度紧张的缘故,我们家族有类似的遗传病史,他以为我提前进入了老年状态,应该这么说,很多不该手术的手术了,一是加速了复发和息肉扩张,二是影响了正常生活,你腰上始终带个便袋,肯定不方便。
 
现在有个好处,就是半年后,可以再改道回去。
 
今年我爹去体检,说是息肉看起来比过去还小了,整个肠面是比较健康的,没有溃疡面了,中秋节还特意叮嘱我给几个医生发红包,说人家救了他的命之类的。
 
老年人一场手术,元气大伤。
 
别说老年人了,我做了个痔疮手术,我做器械力量接着下了两个档,就是运动量太少以后,肌肉会自行消耗,你看骨科就行了,做完手术的腿,老细老细了。
 
所以,我同学说她妈的息肉,我觉得正常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息肉就是肿瘤,可能算是良性肿瘤,那一定要切掉,否则不越长越大吗?何况现在严重影响生活了,2分钟上一次厕所,谁受的了?
 
没有专业性的建议。
 
对于军马酒,我同学也没有熟悉的资源,只是熟悉一个小的经销商,介绍给我后,我和小齐去看了看,就是个酒水行,没有谈的意义。
 
我们决定直接去厂家。
 
很巧,他们有专门的营销团队,小齐谈了自己的合作方案,小齐是想做联名酒,对方对定制款是没有异意的,就是你出图案、瓶子,我们给生产,这些都可以,但是呢,不能做联名款,因为网络推广没有底线,什么都敢乱承诺,你看贵州茅台叫停定制酒了吧?五粮液也停了吧?洋河搞了个什么无忌,被上海定性为传销了,罚了100万。
 
这些,都不是酒厂自己做的营销活动,而是被微商做烂了。
 
酒厂完全是很傻很天真。
 
以为跟微商合作是个新渠道,能做大,没想到他们这么搞,一设计就是五六层代理,把高大上的品牌搞成了传销模式。
 
大品牌,也是叫苦连天。
 
包括格力也曾经想做微商,还让余木去操盘,当时动静搞的也不小,为什么后来突然叫停了?
 
就是他们突然意识到,这群搞微商的,在朋友圈宣传的时候,是没有底线的,什么都敢承诺,什么都敢写,这样对品牌会有巨大伤害的。
 
例如洋河搞的那个无忌,说是养生酒,护肝,只要是酒,主要成分就是乙醇,只会伤害肝脏,咋可能保护肝脏呢?
 
为什么直播带货大家就敢积极参与呢?
 
因为,直播相比微商而言,带货人更讲究一些,不能信口开河,罗永浩敢这么承诺吗?说这个酒是护肝的,李佳琦敢这么承诺吗?
 
而且,大家带货,多带真正的品牌、常规产品、非概念性。
 
甚至,董明珠亲自直播带货。
 
普通人,也就是微商从业者,不具备与品牌对等的可信度,那么对于品牌而言,就是自黑,而超级IP呢?他们本身的品牌也够响,是相对对等的关系。
 
酒厂人的答复就是,可以为你定向生产一批酒,要么完全贴你自己的商标,我们只是灌装厂,要么就是我们的品牌你的图案以及瓶子,但是你要全部包销,并且你的广告文案必须经过这边审批以后才可以发布,包括不能使用两级以上的代理模式进行推广。
 
等我们回来后,我再跟我同学联系,我发现她又进入了工作模式,有了一定的优越感,整个山东对人的评判只有一维,不是看你有没有钱,而是看你有没有正式工作,倘若有了正式工作,再看你有没有一官半职。
 
我们这些土老板?
 
再牛B,也只有膜拜他们的份。
 
我为什么不愿意混同学圈子,也有这个原因,按理说,咱是最有钱的,也是最潇洒的,时间自由,财富自由,日常生活还很有成就感,但是一旦进入那个圈子,自己就啥也不是,而人家呢?要么硕士,要么博士,现在也都当点芝麻官了,聚会的时候要坐在最重要的位置。
 
关键是,我自己内心也是这么一套价值体系,情不自禁、不由自主的,想跪!
懂懂日记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